201942f2.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怪侠一支梅-失手的三娘】(完)

【怪侠一支梅-失手的三娘】(完)



  三娘听从离歌笑的吩咐只身来到严家看府中的情况,确认过严嵩的伤势为真
之后,转往内院前进,她想起离歌笑的吩咐。
  「如果严嵩受伤为真,那他就可以放下不理。」「不理?」「你要找的人就
在后院深处,接下来你要极其谨慎,要不然在见到他之前,你就已经丧命了。」
「他是谁?」「严嵩的儿子,严世蕃。」她仔细避开设置的陷阱飞上屋顶,果然
如离歌笑说的一样防卫森严,三娘往四下巡视,终于在内院深处看见一个灯火摇
曳的房间,她施展轻功跨过重重的守卫来到那房间上方,轻巧的撬开砖瓦,一名
男子正在书房中看书。
  独眼的男子手中捧着书,气定神闲的看着,外表充满邪气,身上穿着相当高
级的衣服,看外表气度,三娘心想,这八成就是离歌笑说的严世蕃了。
  风吹过烛火让影子微微晃了一下,严世藩的眼神一动,嘴角上扬,紧接着他
收起书籍,双手开始比画,一团青色的鬼火瞬间浮现在两手之间。
  三娘见状心一惊,莫非这人真会妖法不成?她仔细凝望他手中的鬼火,只见
那鬼火不停的跳动,严世蕃嘴里念念有词,就像是在和鬼火对话一样,过了良久,
严世蕃从旁取出一个小盒子,打开的瞬间一股妖异的眩光充斥在屋子当中,他将
鬼火慢慢的缩小,然后放入盒内。
  「难道是什麽宝物?」三娘寻思。
  严世蕃将盒子关上,打开墙上的挂轴,仔细的放入藏在后面的小空间,然后
便转身离开房间。见他逐渐远离后,三娘从屋顶跳了下来,迅速潜进去。
  她小心的检查有没有机关,确认没有后拿下面罩。
  「算你运气不好,让我看到你的宝物放在哪。」三娘暗自笑道,原本离歌笑
的吩咐是要她看完情况后马上回去,但身为前窃贼的她看到宝物,自然不会放过,
况且这东西或许就是解开鬼火秘密的关键,相信自己这判断正确。
  三娘翻开挂轴,后面果然有一个小空间,里面就放着刚刚看到的小盒子,她
将盒子取出放到桌上打开,里面的东西让她吓了一大跳。
  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球镶在檀香作的摆饰中,里头闪烁着青色的光辉,彷佛
就是刚刚看到的鬼火,刚才在屋顶上没发觉,但打开瞬间水晶球的异光和香气充
斥在房间里头,似乎就像生物被唤醒似的。三娘看的眼都直了,她这辈子瞧过不
少珍奇异宝,但这麽神奇的宝物却也是第一次看到。水晶球不停的闪着光辉,里
头的青色火焰就像一个人一样不断跳动,三娘彷佛还能听到水晶球在对她说话,
她忍不住越来越靠近它,想听清楚它在说什麽。
  水晶球内的火焰不断的变换姿态,像是在诉说里面的情感,三娘有时能够感
受到喜悦,但一下子过后又感受到悲伤,不断变换的火焰将三娘的情绪也一起带
着跳动,她的意识彷佛和水晶球产生共鸣了。
  「有趣吗?」水晶球问道。
  「很有趣。」三娘直觉回答。
  「这里面显示的就是你的灵,你的魂。」「我的灵我的魂?」「对,所以现
在听到的是你自己内心的想法。」「我自己内心的想法。」「你当然不会违背自
己内心对吧。」「对,我不会违背自己内心。」「那麽你要记住,深深的记住。」
「我会记住,深深的记住。」「也不可以隐瞒,问什麽就要回答什麽。」「不能
隐瞒……」不知何时出现的严世蕃脸上充满了猎人抓到猎物的笑容,其实他从一
开始就发现三娘的踪迹,鬼火事件过后,从日子推算一支梅这群瘟神也该行动了,
根据应无求的报告,里面有个女窃贼善于飞檐走壁,于是他设下陷阱,果然顺利
逮到。
  盒子里面放的是西域异石和沉香,具有能够软化他人心智的功能,对女人尤
其有用,异石里面的水晶经过折射会产生不同的光芒,有名高人将它镶在西域沉
香当中,配合外面光的角度能产生类似催眠的效果,而三娘在没察觉到的情况下
便中了这东西的迷惑。
  「你是谁?谁叫你来的,来这做什麽?」「我是一支梅的燕三娘,离歌笑叫
我来侦察情况。」(和我想的一样,那群人行动了。)
  「那麽你观察到什麽?」「严嵩受伤是真的,后院的男人会妖术。」(是吗?
原来如此,看来只知道这样。)
  接下来他仔细盘问三娘,三娘在迷惑之下将一支梅的所有打算全盘托出,严
世蕃摸摸下巴,他大概知道要怎对付离歌笑了。
  (不过在此之前,嘿嘿)
  看着三娘姣好的身躯,严世蕃淫心大动,除了念书之外他另一个嗜好便是玩
女人,眼前有一个难得的美女当然不会放过,他在她耳边继续下达命令,然后让
三娘陷入沉睡,随后打开暗门,把人带到地下室里去。
  三娘只觉得四周有众多鬼火在摇曳,但此刻的她无法思考,只能跟着火光微
微摆动身躯。她站在地下室门口,四周墙上点燃了许多番邦烛火,每一个都散发
不同的光芒和香味。此时眼前有个男人往她走来,她依稀记得这男人好像在哪边
看过,但却没有办法思考下去,男人取下左眼的眼罩,眼睛露出诡异的紫光,远
比四周的烛火还强烈,三娘不自觉得紧盯着这紫光,男人慢慢的动手替她宽衣解
带,但她只是任由他动作,终于最后一件内衣也被褪下,此时三娘全裸,男人将
她往内一堆,她无力的躺到房间中间的床上,床的四周放满蜡烛,摇曳的火光如
同之前看到的鬼火继续迷炫她的神智,充斥的香味让她觉得十分舒服,但烛火的
照射使她的身体开始躁热起来。
  男人也脱得一乾二净爬上了床。
  「你是谁?」
  「我是谁?」三娘只觉的脑袋一片空白,傻傻的钉着天花板。
  「我是谁?」
  「你是谁?」
  「我就是你的内心。」
  「我的内心?」
  「你现在有什麽感觉?」
  「我觉得,好香,好舒服,有点痒。」
  「这样舒服吗?」严世蕃轻轻的摸了三娘的下体。
  「舒服。」
  「喜欢吗?」
  「喜欢。」三娘答到,配上四周燃烧的秘药,情慾已经被挑起。
  「那接下来你不需要思考,只要顺从你觉得最快乐事情就好。」
  「最快乐的事?」
  「对,顺从慾望。」严世蕃手指慢慢的深入三娘的下体逗弄,这让三娘觉得
越来越舒服。
  「顺从慾望。」她吃吃的笑着,越来越不想思考。
  「接下来你将不会反抗,只会顺从自己慾望,记住了。」
  「记住了。」
  严世蕃见前戏已经准备好,接下来只要让眼前这女人嚐到极乐便行,他从另
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拿出两颗药丸,一颗喂三娘吞下,一个自己吞下。
  「今晚要好好玩你」严世蕃轻轻的吻上三娘的酥胸,手不断的逗弄乳头,接
着舌头慢慢的往上舔,手也慢慢的往下移,失去思考的三娘顺着本能呻吟,不断
的挺起胸部迎合他的爱抚,男人继续往上舔,湿润的感觉滑过她的脖子和脸颊,
但完全浇不息身体的火热,想要抓住什麽的小手被扣住,带往男人的肉棒。
  「让它舒服舒服。」听到命令,但未经人事的三娘却不晓得怎麽做,只好笨
拙的不断抓住然后松开,这种生涩感比起充满经验的妓女更能刺激严世蕃,让他
发出满意的叹息声。他放弃品嚐三娘身上的味道,转而略夺她的唇,第一次被男
人深吻的三娘只能被他的舌头带着走,但她学得很快,只要严世蕃怎做她也就跟
着做,渐渐的三娘也学会在嘴里彼此交缠,上面交缠在一起,底下两人则是互相
玩弄着对方的性器,情慾也越升越高。
  玩了一阵子满足后,严世蕃感觉体内的药力差不多要开始发挥了,他放开三
娘,将她的两脚打开,然后低下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肉棒不断的在她的蜜穴口
来回摩擦。
  「好痒,好空虚。」三娘眼神迷离呻吟,虽然觉得身体一团火在烧,但却不
知道怎开口要求。
  「接下来好戏要上场了。」男人淫邪的笑了笑,将肉棒对准,狠狠的插进去。
  「阿!!」一股痛彻心扉的撕裂感让三娘哀嚎,同时脑袋瞬间一片清明,严
世蕃刻意要在她清醒的时候玩弄她。
  「我怎~你!你!你!」回忆起所有经过的三娘此时内心一片愤怒和哀羞,
眼前的男人邪邪的一笑,腰又用力挺了进去。
  「不要~」三娘哀叫,双手用力抵抗,但是腰却迎合的挺了上去。
  「嘴上不要脚却夹得很紧阿。」严世蕃取笑她。
  「没有,才没有。」尽管如此说,但三娘发现自己的腰的确不断的在配合他
的抽动。
  「说没有身体倒是很诚实阿。」「走开~放开我。」三娘无法控制身体的慾
火,悲伤的眼泪不断落下,手不断无力的拍打,但随着肉棒的每次突入,抵抗就
每次少了一分,到后来她的抗议声逐渐转换成呻吟。
  「阿~不要~阿~不~不要这麽用力~不要。」三娘的手不再抵抗,两脚也
早已用力打开迎合男人的侵犯,虽然理智上知道这样不行,肉体却不受她控制的
做出反应,她不晓得这是由于被深深的暗示和秘药的缘故,还以为自己的抵抗力
就是如此微弱。严世蕃让她吃下的是青海邪僧进贡的番邦淫药九阴丹,配合香气
能够引出女子的性慾,原本是给皇帝用来对付不听话的处女,再怎麽贞洁的少女
一但吃了药被男人破身之后,就会止不住淫慾狂泻,直到被男人干到昏厥为止,
而他自己则是吃下另一个成对的九阳丹,能够让男人充满精气的玩女人玩整晚,
而且吃过九阴丹的女子一但被吃过九阳丹的男子在高潮时射入子宫过之后,那女
子就再也无法从别的男人身上获得真正的高潮。
  他就是打定主意要彻底享受眼前这一个美人,因此拿出珍藏的丹药服用,三
娘也没让他失望,紧实的蜜穴,柔软的身段,姣好的面孔都值得让他一玩再玩,
特别是让这种强硬的女人臣服于自己更是一大乐事。
  严世蕃贪婪的掠夺三娘的嘴唇,此时的三娘体内的药力已经完全发挥了,她
的意识逐渐被快感填满,忘记眼前的男人是一支梅的敌人。
  「哦……哦……来了!来了!」三娘的腹部一阵抽动,淫水大量泄了出去,
浇在男人的肉棒上,男人被这麽一刺激精关一松,也在三娘体内深处尽情释放。
  「阿~哈~哈~爽阿,真是名穴。」严世蕃静静的享受三娘下面的吸允,由
于丹药的关系,尽管射出不少,肉棒依旧挺立,他抱起三娘成摇篮式的姿势,虽
然这体位一般女子有点吃力,但对练武的三娘来说却一点也不是问题,两人不断
的摆动腰身,虽然刚刚才有一次高潮,但被药力引出的性慾让她不断的追寻更大
的快乐,严世蕃也乐的不断玩弄三娘的美乳,时而柔捏,时而挤压,甚至吸了上
去,严世蕃手一拔,将她头上的发钗拔走,秀发滑落四散,让三娘显得更淫媚,
然后他用力一拉将女人抱进怀里,三娘的嘴自动贴上去,下体继续和男人交合,
这时候的她已经完全是个沉浸于性慾中的女子了,很快的两人又来到一次高潮。
  「要死了,要死了,好爽。」这时候的三娘脸上完全失去的以往的风采,如
果有旁人在看,可能会以为是哪个青楼的婊子,根本不会想到是江湖有名的侠女。
  「噢~」被射入的快感让三娘一阵尖叫,下体用力咬住想把精液吞进去,身
体也跟着收缩成一团颤抖,直到男人射完才松开。严世蕃让三娘在床上稍作休息,
随后把她翻过去,从后面又再次挺入,三娘甩着头发,大声叫喊接受男人的突进,
这个姿势会让男人的肉棒更加深入,她可以感受到体内敏感柔软的地方渐渐打开。
  「碰到了~停~太刺激了。」感受到最里面的那块即将被注入男人的东西,
她不断的大叫,但男人没有停止,反而更加深入,终于探到最深最隐密的场所,
男人不客气的将自己的精华灌洒下去。
  三娘的脸上充满喜悦和满足,体内的九阴丸碰到九阳丸男性的精液,从子宫
内散发无上的快感散布全身,一但嚐过这滋味后其他人再也无法满足她的慾望,
三娘这辈子注定变成严世蕃的肉奴。
  男人将精液灌入之后把肉棒递到三娘眼前,粗暴的塞入她口中。
  「好好舔,全部吃下去,等等再让你快乐快乐。」九阴九阳丸交合后药力暂
减,此时的三娘稍微恢复了点神智,原本应该抵抗男人的命令,但体内的慾望很
快又把她的理智压了下去,听到严世蕃又将会给自己快乐,只是稍微迟疑一下,
便遵从内心的渴望追求快感,服从他的话含起肉棒。严世蕃当然没有放过这一个
细小的变化。
  「咱们的侠女原来和妓女没两样阿,男人滋味很棒吧。」三娘哀怨又惭愧的
瞪了一眼,眼角多了一丝泪光,她明白男人正在羞辱她,但体内燃烧的情慾让她
甘愿无视颜面渴求男人的宠幸。男人哈哈大笑,肉棒在三娘的服务下一下子就恢
复了生气,于是他抓起三娘又再次插入。管不住身体的淫慾,三娘渐渐的也放弃
了,她开始放纵自己的渴望,自暴自弃,不断配合严世蕃的各种玩法,甚至藉由
放纵到性爱中逃避这一事实。而严世蕃在奸淫之馀也不断用左眼的异光将三娘的
神智改变,三娘的潜意识就这样把他的命令深刻的刻在脑中。两人如此一直性交
到天明,直到三娘完全失去体力昏厥,下面也被干到红肿,严世蕃才依依不舍的
放开她,让他如此尽兴的女人还是第一次碰到,对三娘又多了更多性趣,不过大
事要紧,先让眼前的女人先休息然后回去执行他的计画……
  「三娘,你怎麽去这麽久?有查到啥吗?」隔了一夜直到下午才看到三娘一
脸疲惫的回来,离歌笑一群人不禁有点担心。
  「中间查到了不少东西,所以耽搁了点,没事。」三娘回答。「那独眼怪果
然是主谋之一,而且我还听到他的计画,还有他明天正好要去听戏。」她诉说着
被交代」记忆中」的场面和严世蕃的话,而其中的重大秘密让大家感到惶恐,这
让所有人忽略到三娘怪异的地方。
  「原来他们父子勾结外族要谋反。」「现在这麽大事死了人还要出去,肯定
和他们会有接触,明天会是抓到他们尾巴最好时机。」离歌笑说道。
  「好,明天我们就是拆了这家伙的把戏。」其馀两人完全同意。
  隔天一群人到戏院去跟踪,但却没想到中了埋伏,三个人全都被抓了起来。
柴胡和贺小梅被压入大牢,离歌笑则被单独关了起来。在牢中,正当离歌笑还在
思考哪个环境走错时,严世蕃带着两个仆从来到他的牢房里,他拉了一张椅子坐
下,两个仆从在一旁待命。
  「怎麽样我的老朋友离歌笑,喜欢我这个见面礼吗。」「看来我是跑不掉了。」
他自嘲。「要就针对我一个人,放了其他人吧。」「哈哈哈,放心,他们一个都
跑不掉。」严世蕃大笑。
  「你……」
  「对了,想知道是哪时候被发现的吗?告诉你一开始都在我掌控之中。」
  「……」
  「看在以往交情份上就让你死也做个明白鬼吧,不过在这之前。」
  严世蕃打了个信号,两名随从拿出两个道具加到离歌笑的头上,他的嘴被塞
入木棍无法说话,头则是被固定在正前方。接着严世蕃将两个随从打发出去。
  「接下来让你好好看一场戏,怕你不赏脸只好委屈你了。三娘。」离歌笑惊
讶的看着三娘从门外走入,但眼神却冷冰冰,就像个木头人似的。
  「她已经是我的人了」严世蕃笑道,一边说一边舔着三娘的脸,手从三娘的
背后穿过,不停的揉着她的胸部,而三娘却没有抵抗,甚至还有一些享受和脸红。
  「呜!」离歌笑大惊。
  「别激动,我还得先感谢你把这麽一个美人儿给我送上门呢。」
  「不过听说你还没动过她?真是不识货阿,我来让你开开眼界吧。三娘,来
帮我吹吹宝贝。」他往椅子一坐,示意三娘蹲下。
  「是。」只见三娘熟练的脱下严世蕃的裤子然后开始舔起肉棒,还吸的滋滋
有声,彷佛就像是在舔一个很美味的食物一样。
  「这女人真不错阿,教她一晚而已马上就学会了。」
  「呜!呜!呜!」
  「没用的,那天我逮到她之后就把她调教成变我专用的肉奴,只要我说的她
就会照做。」
  「呜!」离歌笑嘴里被塞入木棍,只能一直闷哼看着三娘帮眼前的仇人服侍,
顿时所有的一切突然都明白了。
  「好吃吗,三娘。」
  「好吃。」
  「真乖,不过这宝贝可是不是给你吃的知道吗,要放在更好的地方。」严世
蕃摸摸三娘的脸,脸上满是爱怜。
  「把衣服脱了。」
  「是」三娘接到命令开始宽衣解带,雪白的胸脯不停的跳动,一下子的工夫
就全身赤裸了。
  「接下来把我这宝贝放到你体内。」
  「感谢大人。」三娘此时终于露出笑容,就像得到天大的恩赐一样,她迫不
及待的跳上严世蕃的身上,下体对准她的肉棒吞了进去。
  「欧~~」三娘一脸陶醉,满心舒畅,接着腰开始动了起来,嘴里发出诱人
的呻吟,离歌笑无能为力,只能看着一切默默流下眼泪,但三娘对房间里另一个
人却完全当作没看到。
  「真是名器阿」严世蕃赞叹道。
  「你知道吗,我玩过这麽多女人,这小婊子的穴可算的上一流了,真不愧是
江湖中人,紧实度真的有差。」
  「谢谢~大人的~赞美~阿~」
「这奶子也是尖挺有力,真棒阿」说完一手抓住胸,嘴也凑了上去
吸。
  「不要~这麽用力,不要停。」三娘不断叫喊。
  「只是骚了点,但我就喜欢这种野味,嘿嘿。」说完用力的拍了拍三娘的屁
股,三娘则是更用力的吞吐他的肉棒,严世蕃此时把三娘翻转过来,将两人交合
的地方展露在离歌笑眼前。
  「让你一宝眼福。对了三娘,你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吗?」
  「阿~是~是大人的仇人~搞乱朝廷的逆贼。」
  「呜!!」离歌笑在心中大声抗议。
  「对~就是他们一群人在搞乱朝廷,要记住了,我抓他们是在救国救民。」
  「大人~大人真是忠臣。」
  「你愿意听从我这个忠臣的话吗?」
  「大人一声令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乖好乖,来,收下我的宝贝,接好了。」严世蕃抬起三娘的双腿用力往
上插,随后阴囊一股一股的射出大量的精液。
  「好热~好棒」三娘爽的翻了白眼,下体用力吞入所有射出的精液。
  「真会吸阿。」严世蕃将软掉的肉棒拔出,不过还是抱着三娘,双手抓的她
肿胀的胸部玩弄。
  「看着以前的女人被干兴奋拉,还敢自称大侠,应该是淫侠吧。」严世蕃戏
谑的看着离歌笑肿胀的下体,他虽然拼命想压下,但本能的反应终究压过理性。
  「三娘你看,逆贼就是这麽下贱,你可千万不要学坏阿。」
  「是的大人。」三娘鄙视的看着眼前的离歌笑。
  「不过我宅心人厚,三娘,去把他裤子脱下让他透透气。」
  「遵命。」三娘听到命令走到离歌笑面前,接着蹲下帮他解开裤子,离歌笑
拼命的用眼神想唤起三娘的意识,但三娘只回给他像是看下贱事物的表情。
  「三娘,他的东西如何阿。」
  「不过是个脏东西罢了,而且也没有大人的雄伟。」
  「哈哈哈哈,离歌笑你被嫌弃了。」严世蕃捧腹大笑,离歌笑只能痛苦的留
下眼泪。严世蕃起身抓住三娘的脸吻了上去,三娘则像是跟情人热吻一样抱住他
的头缠绵了起来,不久之后两人又在离歌笑面前性交。
  「阿~大人再给我多一点。」三娘完全放纵到情慾当中,不停扭着腰,离歌
笑不敢相信他的眼睛,眼前的三娘好似换了个人格,不断叫喊各种淫贱的词语,
严世蕃则不断变换着各种体位奸淫三娘,有时候还会让三娘做出十分吃力的动作,
一边听她哀嚎一边大力的抽插她。离歌笑悲愤交具,但看着眼前的活春宫,本能
让他的肉棒发涨,终于在严世蕃的一次高潮同时,他也射了出来,只是差别在于
严世蕃的精液是洒在燕三娘热呼呼的子宫中,而他的精液只能滴落在冷冰冰的地
板上。
  「这肉壶真是舒服阿!」严世蕃大呼爽快。「三娘你看,这逆贼也射了呢,
你看你多有魅力。」射完后他将肉棒拔出。
  「恩~大人~那不过是肮脏低贱的东西。」女人喘着气,慵懒得瞧了一眼,
但脸上尽是不屑,紧接着又不断摆动腰,撑开自己的下体,样子就像个发情母狗。
  「这东西我也有阿。」
  「不一样,大人的是珍贵的宝物。」三娘此时马上换上一个崇拜的脸,逗得
严世蕃又是大笑。
  「既然如此,把宝贝舔乾净吧。」他将肉棒放到三娘面前晃动。
  「好的大人。」三娘又吸了起来,仔细的把上面的淫液和精液吃下肚,眼神
偷偷往上瞧着严世蕃,似乎还想让他宠爱自己。
  「又想要拉,小婊子。」他拍拍三娘的脸笑道,三娘也笑希希的边吃肉棒边
看着他,就像一对情人在调情一样。
  「这麽淫荡,看来要要给你一些处罚才行。」他把三娘推到离歌笑面前。
  「大人?阿~」严世蕃将她屁股抓住,让她上半身往下弯腰,接着从后面插
入干了起来,而离歌笑的肉棒就在三娘的眼前晃动。
  「把他的肉棒服侍一下,也让他舒服舒服。」
  「是」
  虽然刚刚对离歌笑多有鄙视,但听到严世蕃的命令她没有思考,马上就遵守,
在她心中严世蕃的话是可以超越任何情感和判断的。离歌笑下体接受三娘的口交,
但眼前心爱的女人却被仇人从身后大力的干着,让他又是愤怒又是悲痛自己,但
他无能为力,只能残忍的接受眼前的一切。
  就在三娘快要来到高潮的时候,严世蕃突然低下去在她耳边低语。
  「想起一切吧三娘,但别忘了我的命令。」啪的一声,三娘又瞬间恢复所有
的记忆,她连忙吐出嘴里的肉棒。
  「呜~~歌笑?不要看!阿~」瞬间想起这阵子所有事的三娘看着眼前的情
况精神快要疯了,身体老实夹着严世蕃的肉棒,手和嘴则是不断的摸着离歌笑的
肉棒。
  「真是美妙的一刻阿!淫乱的一支梅!不要停,继续含阿。」
  「你这卑鄙小人!我……我」三娘怒骂,但身体却不断迎合身后的男人。手
也持续帮离歌笑打手枪,嘴也不时的吸着他的子孙袋。
  「我是卑鄙小人,你也是个婊子呢,我的肉棒很爽吧,前面是你心爱男人的
肉棒,我请你吃还不感谢我?」
  「不~我不是~阿~用力」三娘说归说,但脸上满是春意。
  「离歌笑,你的女人是个婊子阿,一次两个男人,看她玩得多开心。」
  「不~歌笑我不是~」三娘急着都快哭了,但身体还是继续服从情慾.
  「说不是还继续咬着我的肉棒?赏你一点我的宝贝吧。」
  「我才不~恩~~阿阿~到了。」
  感受到严世蕃的精液射入,身体又再次回忆起丹药溷合的快感,自动产生绝
顶的高潮,三娘不断的摇头,脸和头发不停的磨擦着离歌笑的肉棒,这刺激让离
歌笑被舔了半天的肉棒不由自主的射了出来,射了三娘满脸,突然来的颜射,配
上严世蕃从后面的射入,三娘前后都沾满了精液,被羞耻和悲愤相互冲击,一口
气气急攻心,三娘就这样随着高潮昏了过去跌在地上。
  「昏过去拉,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严世藩大笑,他拍了拍离歌笑的脸。
  「离歌笑阿离歌笑,放心吧,我不会这麽简单杀了你的,我会让你天天看到
你的女人被干,直到她被我干大肚子,哈哈哈。我这一眼之仇可不会这麽容易放
过你的,慢慢享受吧。」离歌笑无助落着男儿泪,低落在地上被干到昏厥的心爱
女人头上。一支梅的未来不久后就这样消失在历史洪流之中,没有对手的严家父
子则继续在朝中横行无阻,权倾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