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f2.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女郎蜘蛛(《クモ娘の获物》翻译小说)】

【女郎蜘蛛(《クモ娘の获物》翻译小说)】



  青年,现在确实在回家的途中。
  大学的社团时间今天比较久,已经超过深夜11点了。
  他打算走公园那条近路。
  「好痛!」
  在没有障碍物的地方跌倒的青年。
  禁不住看了脚下,不过,那里是平淡无奇的地面。
  好奇怪啊。可是明明就有感觉到被甚么东西绊倒——
  一边讶异一边做打算除去裤子上的土,青年一边碰到了奇怪东西。
  这,是线——? 黏黏的而且很有弹性……
------------------------------------------------------------------------------
  「哇!啊!」
  用右手触摸的线,不知甚么时候也缠绕着左手。
  他想动身体除去线,但是平衡感又没抓好
  青年整个翻了一圈。
  他挂在向吊床一样的东西上,他的身体是在空中的。
  「天啊,怎变成……这样!?」
  他想要挣脱线回到地面,不过结实的线跟身体纠缠跟本不能动。
  就像是,一体的——
  有一个刚从公司回来的上班族靠近了他。
  「对不起,那个——」
  可是上班族像完全没听到他的言词一样离开。
  无视了……? 哦,他想看那个上班族往哪走。
  但是,现在的身姿使他完全看不见——
  青年发现了。
  公园的树是在街头的这儿那儿,很多的线缠绕在上面。
  简直像,公园全部都在蜘蛛网一样……
  这样也奇怪。
  如果有这样的东西应该会很醒目,但刚才自己和那个上班族却没发现线的存
在?
  「因此……啊」
  「哈哈……」
  一边谈笑,2 个女子高中生一边恰巧路过。
  因为从现在的时间来看,恐怕她们是从俱乐部回来吧。
  「哎,帮我一下! 有看到吧?!!?——」
  可是二人完全忽视青年的呼声,天真烂漫持续会话。
  并且,青年就正在二人的进行方向。如果她们不改变就这样方向前进,就会
跟他撞在一起。
  尽管如此女子高中生,像是没发现他的存在前进。
  要撞到了——!?
  可是那个瞬间,女子高中生尽然直接穿过青年的身体。
  女子二人,像甚么事也是不是没有一样地走离开。
  哦,对她们来说真的甚么事也没有。
  「是甚么哟,这个……!」
  青年开始产生讨厌的预感。
  好像他离开了他的世界,来到不同的世界——
  「这里是我的世界」
  在青年的问题在脑海里出现,答案声也同时出现,女人的声音在附近回响了。
  咯!咯!咯!发出脚步声,一位年轻的女性走进。
  看起来拥有高贵的脸庞,盛装的美女。
  服装穿起来虽然像大人样儿,,但是年龄与身为大学生的自己在同样上显现
出来。
  「啊,拜託您了。帮助我一下」
  青年向女人呼喊的瞬间,发现了一件事。
  既然这个女性能看到自己
  现在的世界,这个女性,能让他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
------------------------------------------------------------------------------------------------------------
  「现在你在我的巢上悬挂,就已经来到这边的世界。已经不能返回为原来的
世界」
  女性边说边笑。
  「巢……!? 这边的世界……!?」
  对她的言词,转瞬间青年的头就混乱了。
  而且,从前面女性应答的内容简直象把青年的心绝望地打碎一样。
  这个女性,不明显地普通。青年直觉的认为
  「从原来的世界,不能干涉这边的世界。从这边能看,你因该也亲身感受了
吧?」
  「……我……」
  他总算,理解了自己的状况。
  自己,真的进到到异世界。
  但是,不能返回到原来的世界是说……——?
  「那个啊,如果你看我的真正的面貌就会明白。应该由於本能的认为已经不
能返回为原来的世界之类的事……」
  「哎……?」
  女性的礼服开始裂开成唐突。从她的背,是甚么像棒子一样的东西扎出来几
个。
  哦,那是脚。像蜘蛛一样的,节肢动物特有的脚六个。
  接着女性的下半身似乎开始有东西鼓起,她的脚消失。
  终於女性的下半身,成为了蜘蛛的身体
  蜘蛛女——那样的言词,在青年脑海里去来。
--------------------------------------------------------------------------------------------------------------------------------
  「明白了吧 为何不能返回到原来的世界」
  刹那,蜘蛛女消失了。
  不对,是以无法相信的那样的速度接近他。
  她挥舞快速地尖的脚的指甲,像直接把指甲插进青年的身体。
  可是他的身体,一点都没受伤。
  缠在他身上的线都没被切断,切开的,只有青年的衣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於目前恐怖的现况,青年大声吼叫。
  自己从现在开始,就会被这个蜘蛛女吃掉——就像蜘蛛吃虫的那样那样,青
年那样确信了。
  ——那个线会捆住他的全身,像茧一样,再一点点被吃……
----------------------------------------------------------------------------------------------------------------------------------
  「但是在吃掉你之前……让我享受享受吧」
  明显地读解青年的心的蜘蛛女,浮出了淫靡的笑容。
  「首先,让我想办法解决那个蜷缩的东西——」
  「哎……?」
  青年忽然双脚夹紧胯股。
  发现露出阴茎的事,依然会有羞耻心
  尽管眼前有生命的危险,人类就是禁不住介意那个的生物。
  「跟我做爱前就萎了,这对我来说是多么地失礼,」
  她的蜘蛛的下半身,转向了青年和他所在的蜘蛛网。
  蜘蛛本身腹部尖端——原本紧闭的吐丝器开始活动打开,白的黏液一块一块
地飞出。
  那蜘蛛丝,不过,刚接触到空气还是呈现黏液状。
  要是普通的蜘蛛吐丝器一打开一碰到空气就变丝状,不过,蜘蛛女能以自己
的意思自在地进行。
  白的黏液从青年右肩膀在右胸部份儿时,很快的地染白了他的身体。
  「啊,啊……!?」
  青年,对於被粘液黏上的部分感到奇怪的触觉。
  黏液像是胶黏缠上他的皮肤,将黏着一样的快感。
  「那个,光碰触也会很舒服。而且——」
  黏液一部分开始丝状化,慢慢的缠上了青年的上半身。
  他的上半身,被黏黏的蜘蛛丝捆住。
  并且,那个丝束嘎吱嘎吱开始掐住他的身体。丝线还发出了光泽。
  原本以为被勒紧会很痛苦,但却完全相反——
  「啊……! 哎呀!……」
  身体同时感受到黏住和能掐住的快感,青年的脸快乐的开始扭曲。
  「嘻嘻……你有被绑的喜好喔!!」
  黏黏呼呼的,跟蜘蛛网一起掐住他——上半身承接那样的刺激,青年的阴茎
慢慢开始膨胀。
  头下被蜘蛛丝包住,并且缠到肚脐上面,青年一边发出苦闷的声音身体一边
乱动。
  阴茎完全反抗他的意志,朝向天空的张着。
  「被绑住你也能这么舒服,我都懒的同情你」
  即使像嘲笑一样的蜘蛛女的话,也使青年的性欲大增。
  青年脉动的阴茎,前列腺液沿着蜘蛛丝向下垂下。
  「呵呵,舒服的连精液都偷溜了几滴出来」
  前列腺液,啪嗒啪搭的掉在到的蜘蛛女的丝线上面。
  转瞬间前列腺液被蜘蛛网吸收,蜘蛛女用舌头舔自己的嘴唇几下。
  「哎呀!!」
  青年前列腺液又滴下去,他不断的挣扎希望能射精。
  那样当然也不能射出去。因为蜘蛛丝没连结到阴茎,也就没承接到刺激——
  被吃掉的恐惧已经从青年的头完全消失了。
  他寻求快乐,希望阴茎也能直接受到刺激。
  好想快一点,快一点在也用丝线捆在阴茎上……!
  「呵呵,那个请你自己做」
  蜘蛛女,为了打消他的的欲望冷冷地告诉他。
  为使确实证明自己的话,青年上半身的茧一部破裂,只露出他的右腕。
  「……啊?」
  青年用像期待很大却被辜负的扔掉小狗一样的眼看了蜘蛛女。
  「请自己做。因为好不容易,你能自由的用右手」
  「不,不要……讨厌……」
  青年,拚命对蜘蛛女请求。
  「你刚刚不是也希望蜘蛛丝能缠住你那里……所以啰,你自己用,也是蜘蛛
丝……」
  於是她交叉手臂,不打算开动。
  「啊……」
  青年,已经不考虑射精的以外的事了
  不管怎样都想射出——
  他用自由的右手,抓住掩盖上半身的大部分的茧的一部分。
  慢慢的把黏液丝在自己的手掌。那只沾满着丝线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阴茎。
  「 哎呀!!!!」
  为阴茎涂上厚厚的黏性液,青年发出快乐的声音。
  更加从茧抓住黏性液,拚命在自己的阴茎上涂上加厚。
  之后让青年心跳呼吸加速,黏液和黏蜘蛛丝缠绕的手不断握着肉棒——
  「啊……好舒服,好舒服啊……」
  对正常的自慰不能得到的快感,青年入迷的动着右腕。
  「呵呵!!」
  看那样的青年的动作,蜘蛛女鬨笑。
  「多么可怜,凄惨,不像个样子……! 不用再做痴态的举动,你的阴茎也
能完全被束缚」
  「啊啊!!」
  缠绕青年阴茎的黏液彷彿听从蜘蛛女的意思开始丝状化。
  就那样胯股之间的两颗睾丸也被缠上,一边黏着一边向上挤。
  眨眼之间肉棒被丝线不停的地缠绕,很快地也变成白白的一片。
  「啊,啊……」
  青年对於渐渐地丝状化,终於缠到阴茎龟头的触觉,露出像破涕为笑一样的
表情。
  对那个愉快,转瞬间快要升天了。
  「你想要的就是这样吧? 用我的丝被把你的肉棒包裹住——
  男人的弱点已经被我的蜘蛛丝捆住,那如果我在这样做呢?」
  蜘蛛女,巧妙地能拉出了缠绕阴茎的黏性液。
  黏液慢慢的往龟头尿道口里,和善地很紧密地灌进去——
  「啊,啊……!」
  传出了声响,嘎吱嘎吱,黏液嘎吱嘎吱的开始在尿道里丝状化——
  对如此舒服的触觉,青年一边喘息一边扭动身体。
  「呵呵……完全就像白薯虫」
  蜘蛛女,看着被蜘蛛丝包裹住的阴茎说。
  而被她的黏性线捆住的肉棒,更是悲哀的白薯虫本身。
  就像巢上悬挂的猎物,踏踏实实地被黏住,等着被榨精的命运。
  受到那样的责备的青年的脸转瞬间在喜悦里歪斜。
  「啊,出来阿!!」
  青年为了追求刺激,屁股不断的抽动,白薯虫战战兢兢开始了抽动。
  从敏感的肉棒尖端,钻进到处缠绕的丝线。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也许因为肉棒被丝线掐住,精液没有像飞的一样从尿道口射出。
  「呜……」
  青年用敏感的龟头黏膜一边感受黏的触觉,伴随着是四肢无力感的愉快的射
精。
  下垂的精液沿着蜘蛛丝,被吸收到蜘蛛女体内。
  青年的白薯虫是像在蜘蛛的网里被捆住,吐出体液。
--------------------------------------------------------------------------------------------------------------------
  「真凄惨啊,你的阴茎被包的真可爱」
  蜘蛛女,露出嘲笑的笑容。
  「我以为雄性人类的阴茎,要插入人类雌性的阴道里才会射的这么激烈?
  没想到在我的丝里捆着捆着你就能漏出来,真是丢男性人类的脸啊」
  「呜呜呜……」
  蜘蛛丝的缠绕让青年的脸充满着快感,舒服的让身体发抖,蜘蛛女都看在眼
里。
  之后,蜘蛛的腹部尖端转向青年的胯股之间,并开始了一些抖动──充满着
蜘蛛丝的肉穴对准了青年。
  「那么接下来……要把你更充分地包进去,觉悟吧」
  那个肉穴开抽动起来来,然后那个开口开了。
  并且从内部,一些液体和黏丝射了出来。
  那些黏黏的白色液体,黏在青年的胯股之间的睾丸和阴茎。
  「啊,别那样!! 啊啊啊啊…!!」
  青年的阴茎与睾丸和下腹部被黏丝全部包在了一起。
  那个在接触的部分上由於黏液才刚从蜘蛛女的体内射出,因此更有甘美的快
乐。
  由於温暖的蜘蛛丝黏在敏感的部分,青年扭动着身体挣扎。
  整张蜘蛛网猛力的摇曳着……
  但是蜘蛛女的网床可是由强韧的丝组成的,因此没有造成任何损毁。
  「嘻,我要让你的阴茎感觉到天堂的感觉」
  缠上青年的胯股之间的黏液和黏丝,很快染白肉棒和下腹部。
  缠上阴茎的丝量不是刚才能相比的,转眼间到他的胯股之间的白茧完成了。
  肉棒上面的丝也多绕好几层了,黏丝黏答答地掐住。
  有一种丝袜穿很多双的紧缚快感——
  「呜啊啊啊啊!! 啊!!」
  「怎么了? 我的丝让你太舒服了?」
  蜘蛛女访问着,但是脸上却是捕食者的表情,。
  青年的回答,也是在快乐的表情和呼吸逐渐微弱的喘气声音。
  「哈,啊,呼 .……」
  「呵呵,语无伦次了」
  「啊呜啊!!」
  黏答答的,黏答答的……
  阴茎全部被白茧覆盖拥挤着,青年非常苦闷。
  但是在那个茧内部给予他升天的快感,
  青年被逼迫到极限,在茧中阴茎的辜噜辜噜的鼓动着。
  「再让我射出来吧,射出更多吧……」
  「我的蜘蛛丝,让你那么着迷么?
  和女人的阴道做爱,你因该更喜欢我用蜘蛛缠住你的肉棒吧?」
  「啊,没错没错……!!」
  蜘蛛女窃笑了起来,青年完全成为他的猎物了。
  辜噜,辜噜,辜噜,辜噜……
  在密密包住阴茎的白茧中,精液被就那样射出。
  同时,精液被蜘蛛丝吸收,然后传到蜘蛛女的体内。
  「你能生出好吃的精液呢」
  「啊不,别,啊……」
  舒服的白茧黏丝,就像在强奸他的阴茎一样。
  吐出精液的肉棒被紧紧的裹住,似乎想榨取到最后的一滴精液。
  这个让青年一直身在天堂的快,还持续往上吸精的黏性丝的茧——
  他不仅仅是快乐,开始感到这茧也很恐怖。
  就这样,不断的射精到疲累……!
  「啊,哎呀……」
  青年一边喘息,一边打算撕下贪图他胯股之间精液的茧。
  可是缠上拥挤阴茎的茧,青年的力量并不能剥下。
  并且,茧还是不断地让青年的胯股之间感到快感。
  「……! 呜!」
  他虽然是粗暴,但是拚命揪掉了自己的胯股之间的茧。
  「拜託,放开……这个……」
  「嘻嘻嘻。刚才可是你希望我束缚住你的阴茎的,这次希望我放开?」
  交叉手臂,蜘蛛女浮出像吃惊一样的表情。
  辜噜辜噜辜噜辜噜……
  在茧中,黏性丝的黏胶持续缠绕阴茎。
  那个快感,没有宽恕地继续榨取青年。
  「拜託…请……拿掉……这个,拜託……」
  「不会拿掉的。你就单纯屈服在我做出来茧所来的刺激,不像样地射精吧」
  蜘蛛女笑了。
  那个茧的丝线突然又迸出了暖暖的黏液,拚命打算撕下茧的右手的活动又停
止了。
  「被茧中的黏液黏到了?准备一边感到喜悦一边狂射精吧……真是悲哀的孩
子」
  「啊,那样!拿下来!」
  又向快感屈服,青年的阴茎在茧中的黏液里喷出了精液。
  茧不断喷出新的黏液,一边又让青年社出精液。
  「哎呀……! 拜託,已经没了,停止它阿!!」
  这茧让青年湿润了眼框,边留着眼泪边恳求的青年。
  如果继续下去,青年真的精神崩溃——
  「啊。那么,我放开吧」
  蜘蛛女很轻地鸣响手指,缠上青年的胯股之间的茧裂开消失了。
  露出的阴茎,旁边刚刚缠住他的黏性线黏黏胡胡地低下。
  「哎……?」
  胯股之间的感觉消失,青年一边感到吃惊仰起了脸。
  或许,其实他根本不想解开……?
  「那么接下来,就用我的身体直接吸你吧,因为你的肉棒高举着呢——」
  一瞬间……蜘蛛女儿把身体靠近了青年。
  然后,用六个脚和二个手臂紧紧地紧抱青年的身体。
  「哎……,甚么……!」
  接下来的事情,让青年的表情发硬。
  向他脉搏跳动的阴茎,蜘蛛的丑恶的腹部接近了。
  尖端射出来线的器官突起张开口。
  在那个口内,白的黏性线与蜘蛛女的肉璧卷成漩涡状。
  粉红色的肉墙抽动颤抖,简直像在引诱着一样青年——
  「哎……! 阿……」
  蜘蛛女用肉穴的口摩蹭着、挑逗着他的阴茎。
  「我的肉穴里有更新鲜更温暖的丝。用这些黏丝滴黏溜溜的感觉,让你的肉
棒再上一次天堂」
  「啊……停止!! 停止啊!!」
  青年扭动全身打算逃跑,不过,被丝坚固地束缚凭他自己是不可能的。
  除了成为蜘蛛女的猎物以外,没有其他可供选择的方案。
  「嘻嘻,在我的肉穴中尽情享受吧,把精液再射出来吧」
  蜘蛛女的肉穴包进青年的阴茎。
  转瞬间,内部的黏液在阴茎上丝和丝纠绕拥挤开始掐住。
  「哎呀,住手阿!!」
  肉穴把龟头整个包住,里面的黏丝缠绕跟来,虽然是妖怪的但是黏丝和肉穴
的一起造成的快感。
  辜噜辜噜辜噜辜噜……
  辜噜辜噜辜噜辜噜辜噜!
  对肉穴的刺激,青年眨眼之间以又做完射精的举动。
  他痉挛着向蜘蛛女体内灌输了精液。
  「呼,啊……」
  那确实像升天一样的快感。
  青年以飘飘欲仙的表情滴下眼泪,充分地享受着蜘蛛女儿的肉穴的触觉。
  尽管蜘蛛女那里的肉穴不是以榨精以唯一目的,而是生殖和蜘蛛丝能使用的
器官——
  「呵呵……还没结束呢。这次,要把你整根肉棒吞进去喔」
  肉穴吞没并拥挤青年的整根阴茎,梦幻般的搅拌快感开始了。
  通常,这样在体内搅拌他的黏液会使黏度降低,所以蜘蛛女很少做。
  可是在前面几个猎物的经验之下
  她发现如果向雄性器官做,会成为非常壮烈的快感。
  「嘻,怎样? 我前面榨取的男人,都在这个触觉就昏过去了」
  「那样啊,那样那样那样那样那样啊……!!」
  对过分强烈的快感,青年提高了到不正常一样的声音。
  黏液和黏丝一边缠绕阴茎一边搅拌,真是太强烈的快感。
  黏呼呼黏呼呼搅拌搅拌……
  辜噜辜噜辜噜辜噜……噗,咕嘟咕嘟……
  对超过常识的快感,青年好多次接连的顶着蜘蛛女的肉穴。
  「阿,阿iiiiiiiiiiii……!!」
  从阴茎迸出的精液,冷酷无情地被吸到蜘蛛女体内。
  淫魔的榨精器官,根据蜘蛛女的意志能调整为给男人的快感。
  如果是不那样做,转瞬间男人会精神错乱,或休剋死亡。
  如果发生那样的是,就不能充分做出好吃的精液。
  可是蜘蛛女的肉穴不是榨精器官,只是那个卷进阴茎的感觉太舒服了。
  对她来只不过是在做运动——而且这能让她更了解男性器官,让男人更加沉
迷。
  这些对蜘蛛女来说,非常有趣。
  她,可不想玩弄着坏掉的男人。
  「好像连续射了五次左右,怎样? 到天堂吧了吧?」
  「哎呀,阿阿阿阿阿!!」
  蜘蛛女的声音,已经没办法传达到青年的耳内。
  他的阴茎被黏丝的搅拌卷进,享受着地狱的快乐。
  「……!! 阿,哎呀阿阿阿阿!」
  青年唯一的自由就是扭着他的投,流着泪水和大声吟叫。
  阴茎,为了快感的证据,精液已经射出了好多次好多次。
  宽恕也没有,慈悲也没有,他持续被榨取精液。
  这个,并不是交尾。而是强制青年射精。
  「别难过了。因为你的精液让你很快乐啊」
  辜噜辜噜辜噜辜、辜噜辜噜,……
  辜噜辜噜,辜噜辜噜辜,咕嘟咕嘟……
  「呜……!! 哎呀!!」
  青年的大声疾呼,在夜晚的公园回响了。
  但谁都没办法听到,他就在那样的空虚的大声疾呼——
  就这样一直贡献着精液
  噗哧,蜘蛛女的肉穴抽出了青年的阴茎。
  蜘蛛女把玩着黏在青年阴茎上的丝。
  「那么,再来,该怎么处置你呢……?」
  她,看着呼吸也逐渐微弱的青年的脸。
  「你的精液和肉看起来都好吃。你知道我会怎么吃么?
  我会用丝整个把你包起来,变成茧之后注入消化液。
  然后你不能动的身体就会在茧中踏踏实实地被溶化,变黏呼呼的喔」
  「……!!」
  青年,为等待自己的命运战栗着。
  被蜘蛛女的丝包住而成了猎物的他,是没有办法决定的。
  「还是,你想被我养? 我会把你带回到我的巢,永远强暴你喔」
  「呜,啊……」
  青年燃起可以逃跑的希望
  青年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