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f2.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无限之调教落樱】(1-3)

【无限之调教落樱】(1-3)


  无限的世界里从不缺少天才,更不缺少疯子。
  杀戮成性的屠夫多智近妖的科学怪人不择手段的杀手之王……但最让女性轮
回者痛恨畏惧的,却是那些以折磨蹂躏女性为乐的强者,比如——折梅公子。
  「折梅公子」
  不是什么雅称,而是指性格再刚烈如梅的女子,落到他手里也会被调教成听
话的女奴。
  所以当「折梅公子」
  被「中洲队」
  击杀陨落的消息传来时,颇有姿色的女轮回者们都弹冠相庆而奴隶市场的卖
主们却在唉声歎气,从此又少了一大货源调教,淩辱,复仇,NTR——不喜慎
入第一章斗罗大陆「轮回空间:斗罗大陆任务:帮助唐三打倒武魂殿教皇」1。
  计画开始!宁荣荣的排泄调教武魂殿,演武场。
  精英大赛刚拉下帷幕,教皇就骤然翻脸。
  危急关头,唐三父亲唐昊横空出现,霸气逼人带走了唐三和小舞。
  「好一个昊天斗罗!」
  教皇冷哼一声,脸上却无多少恼怒之色,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单膝跪地的男人,
「石鹰,果然如你所料,唐昊出现了。」
  「全仰仗殿下英明神武,武魂殿一定无往不利,剷除宵小!」
  名叫石鹰的男人拍着廉价的马屁,擡起头来。
  若是有资深的轮回者在此处,一定会惊叫起来。
  男人正是传言被「中洲队‘虐杀了的「折梅公子’!事实上,「折梅公子‘
确实被赵樱空用钢丝给绞杀了,身体都绞成了数十块碎肉。
  但狡兔三窟,能留下赫赫凶名的高阶者,又怎么会轻易陨落?折梅公子,现
在名为石鹰。
  过去的几个月里,他并没有沿着剧情去唐三身边,而是辗转来到了武魂殿,
耗费千辛万苦博取了教皇的信任。
  这一次唐昊当面打脸,武魂殿看似颜面尽失,实则全在他与教皇的掌握之中。
  教皇沈吟片刻,道:「既然如此,就按原计划来吧,我派花斗罗和鬼斗罗支
援你。」
  「谨遵教皇。」
  演武场一角,史莱克七怪剩下的五人正聚在一起,道别珍重。
  戴沐白和朱竹清牵着手,「我们是星罗帝国人,出来几年了,也该回家了。」
  奥斯卡点点头,转向马红俊,「我要和荣荣回七宝琉璃宗,你呢?」
  马红俊呵呵一笑,道:「我想在大陆上四处转转,增长见闻。」
  五人一阵依依不舍之后,终於还是分开.
  望着众人离去的背影,奥斯卡看向身边的宁荣荣,却看见宁荣荣两腮酡红,
魂不守舍,「荣荣,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宁荣荣回过神来,不自然的说道,「啊……我……我没事,只是……恩……」
  奥斯卡没有多想,只以为宁荣荣还沈浸在伤感中。
  他没有註意到,宁荣荣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着,华美长裙下的修长双腿交
叉廝磨,险些站不住。
  正在这时,石鹰走了过来,「宁荣荣小姐,七彩琉璃宗宗主请您过去。」
  看见石鹰,宁荣荣的俏脸突然一片苍白,随后被更深的红晕替代,「我……
我……」
  十指无意识的绞在一起,她求助的看向了身边的奥斯卡。
  奥斯卡有些奇怪,宁荣荣去见父亲,为什么好像很害怕,还看着我?难道…
…她想我一起去?见嶽父?!现在?不行不行,太急促了,我还没准备好啊……
所以他略显惊慌的对宁荣荣说道,「快去吧荣荣,别让你父亲久等。」
  宁荣荣呆了一下,随后低下头,没有人看到的眼底闪过一丝绝望和淒苦。
  片刻后她擡头,对着奥斯卡扯出一丝笑容,转过身,默默地跟着石鹰走向了
大殿。
  大殿。
  「你……你们……到底把父亲他们怎么样了!」
  石鹰转身,玩味地看着双手抱在胸前的宁荣荣,「我不是早说了嘛,七宝琉
璃宗会怎么样,全得看宁荣荣小姐你的表现啊。」
  宁荣荣闪过一丝挣紮,片刻后又被屈辱和愤怒替代,又想到了什么,露出恐
惧之色,最终任命般低头.
  「我……我明白了……」
  说着,双手提着裙边慢慢向上拉。
  华丽的长裙被一点点拉起,骨感的脚踝,修长的双腿,浑圆如玉的双臀……
长裙之下竟然未着寸缕!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在宁荣荣小巧精緻的菊门处,竟露
出了一小节深红色的柱状物!配合着空气中散发的香气,让人很容易猜到答案七
宝琉璃宗的大小姐,天之骄女——宁荣荣的菊花里竟塞着一支香肠!「这可是奥
斯卡为了决赛特地制作的,谁会想到其他人用嘴吃的香肠,宁荣荣小姐却是用菊
花吃的,哈哈!」
  宁荣荣脸上的红晕已经扩散到了脖子,全身都颤抖着,在大厅中自己拉开裙
子,展示塞满香肠的菊花,浓烈的屈辱让她快要晕过去。
  这是为了爸爸,还有宗门的大家,我……一定要……「现在,把香肠拉出来。」
  什么?宁荣荣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想到话中的意思……宁荣荣脸上血色
褪尽.
  「对,就这样,双腿再弯一点,把屁股突出来……」
  在石鹰的指导下,宁荣荣屈辱的摆出双腿微曲的半立造型,这样难堪的姿势
虽然方便排泄,却让整个臀部暴露在后面的视野中。
  宁荣荣白玉般的身躯屈辱的微微颤抖,身为七宝琉璃宗的千金小姐,她从来
都是大家宠爱的对象,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说出粗鄙的词语.
  但是现在,她却像个不要脸的婊子一样微蹲着身子,打算在大厅里拉……拉
……「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
  宁荣荣含着羞辱的泪水摇头恳求,下身却不由得用力,努力把菊花里的香肠
挤出去。
  少女因为努力排泄而涨红的俏脸,露出屈辱的表情,修长的双腿不停哆嗦着,
似乎随时会倒下。
  「啊……啊……不要这样……不要……」
  红色粗壮的香肠已经有一小半挤出了体外,少女正处在最难熬的时候,石鹰
却露出了一丝淫笑,将双指伸入前方的蜜穴,快速抽插起来。
  「啊!……不要!……」
  刚被开垦过不久的蜜穴顿时收缩起来,同时带着菊花的括约肌也猛烈回缩,
刚出来一半的香肠,竟被少女硬生生缩了回去!「呜!——」
  少女咬紧牙关发出了悲鸣,娇躯剧烈的颤抖起来,涨得通红的俏脸上,豆大
的汗珠滚滚而落!「哈!……啊……你……你这个恶魔!变态!……」
  忍受着后庭传来的难以言喻的痛苦,宁荣荣喘着粗气咒骂。
  「继续!」
  冷酷的声音带着残酷的快意。
  「不,不要啊……求求你……」
  在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宁荣荣一次又一次的经历着排泄不能的痛苦轮回。
  不管她怎样咒骂,哀求,哭泣,石鹰都不为所动,在她排泄到一半时,用各
种手法将香肠一点一点塞回去。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
  宁荣荣双目无神,沙哑的呻吟着。
  「说清楚,我就让你拉出来。」
  「不……不要……我……」
  石鹰狞笑,慢慢的按压香肠,让宁荣荣惨叫起来。
  「不要啊!……我说,我说啊……求求你,让我拉出来吧……呜……」
  「把什么拉出来?从哪里?」
  「……」
  感受着香肠又一次被慢慢塞回菊花,宁荣荣终於崩溃,大声哭叫起来,「香
肠……香肠啊……求求你,让我从菊花把香肠拉出来啊!……」
  身为千金小姐的宁荣荣,现在却在大厅里撅着屁股,恳求男人让自己排泄。
  宁荣荣屈辱的抽泣着,白嫩的身体不停的颤抖。
  石鹰终於满意了,他抱起宁荣荣娇小的身躯,对着蜜穴贯了进去。
  在石鹰高超的挑逗下,宁荣荣的蜜穴层层紧裹,淫水顺着花壁渗出,让宁荣
荣发出羞耻快乐的哀鸣.
  宁荣荣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括约肌一点点的用力,用重複了上百次的动作
开始挤出香肠.
  石鹰看到以后,托着宁荣荣的玉臀,更加用力的抽插起来。
  强烈的快感传入脑海,宁荣荣哀怨的看了眼石鹰,集中全部的精力用在后庭
的排泄上。
  「恩……啊……啊……」
  只见宁荣荣八爪鱼一样挂在石鹰身上,娇躯不停地上下套弄,发出娇媚的呻
吟,满是情欲的俏脸不时露出苦闷的神情。
  宁荣荣没有註意到,性爱的快感,与排泄的痛苦同时佔据了脑海,让她的身
体悄然发生改变。
  「啊啊啊啊啊!——」
  宁荣荣发出高亢的娇喘,洁白的身体痉挛般颤抖,蜜穴层层紧缩,淫水从花
心深处喷涌而出在宁荣荣高潮的同时,那根折磨了她几个小时的香肠终於「噗」
  的一声从菊花挤出,落到地上。
  但那原本精緻小巧的菊花却依旧一张一合,甚至可以看到红嫩的肠肉。
  石鹰不知何时已经走了,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只留下一具白玉软泥般摊在地
上的女体,下体痉挛,不时从蜜穴喷出小股的淫液,流进那怎么也合不拢的菊花
里.
  高悬屋顶的琉璃灯,不停洒下华丽的金色帷幕,照耀着地板上那具正在沈沦
向黑暗的悲哀美体.
  2地牢,宁荣荣与朱竹清的相遇,调教的初成果「竹清,你先走!」
  戴沐白左臂鲜血淋漓,血瞳扫过身后的密林。
  追兵的脚步声愈来愈响,两人的脸色沈了下去。
  「我来挡住他们,你先走!」
  「不!要死一起死!」
  逃亡中,朱竹清一身黑色劲装混上了不少泥泞,但是清冷冰烈的气质却是丝
毫不减.
  她毫不示弱的看着戴沐白,冷冽的杀意环绕,眼底深处却有一抹化不开的柔
情。
  「放心,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满脸狰狞的老者凭空出现,九层魂环交相辉映,彰显出他的强大。
  强大的能量波袭来,两人很快被击倒在地。
  「沐白……」
  昏迷前,朱竹清呼唤着爱人的名字。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当两人再次相遇时,她已经成为了……朱竹清在黑暗中
苏醒过来。
  她的眼睛被戴上了眼罩,嘴里也含着布条,但这并不影响她理解自己的处境。
  有人在强奸她!蜜穴被大肉棒填得满满的,每次抽送都几乎顶在自己的花心
深处。
  而自己的双乳也被大力揉捏着,传来一阵阵的酥麻!「呜?……呜!……呜
呜……」
  朱竹清猛烈的挣紮起来,被缚住的身体左右扭动。
  「醒了吗,清奴?」
  男人似乎在笑,但紧接着声音冷酷起来,「真是个淫荡的女人,被人强奸也
会有感觉吗?」
  「呜……呜呜……」
  朱竹清更加剧烈的挣紮,但是和戴沐白欢好过的身体早已习惯了这种感觉,
蜜穴之内也不由自主潺潺流出大量蜜汁,顺着两人交合之处流向大腿内侧。
  在朱竹清悲哀的呜咽中,石鹰将精液註入花心。
  站起身,石鹰不满的皱起眉头.
  虽然知道朱竹清早就和戴沐白上过床,但他没想到朱竹清的身体已经被开发
的这么敏感。
  相比於宁荣荣的蜜穴,朱竹清的阴道简直可以用「松弛‘来形容。
  石鹰喜欢征服女人的过程,也喜欢品尝调教完成后的性奴,但不喜欢接受已
经被开发的女人。
  石鹰沈默片刻,突然露出了笑容,「没关系,我会让你尝到更深刻的刺激和
快感,让你彻底忘记以前那些普通的性爱,好好感谢我吧,清奴。」
  就这样,男人为朱竹清定下了最黑暗的调教课程。
  当教皇来到地下室的时候,石鹰正在接受宁荣荣的侍奉。
  空气中弥漫着牛奶的香味。
  宁荣荣的小腹微微鼓起,想条温顺的小母狗一样舔着石鹰的鸡巴。
  现在的宁荣荣已经看不到昔日骄傲的神色,但时不时闪过的羞辱让人明白她
还没有屈服。
  她伸着丁香小舌,舔舐着龟头,仿佛在品尝什么美味,美丽的眼睛向上看着
石鹰,看着主人的神色,不时把阳具含入嘴中,用温润的口腔套弄。
  「噗嗤噗嗤」
  的声音从宁荣荣嘴里传出,羞得宁荣荣满脸通红,却不敢有一丝反抗。
  「真是个天生的贱人。」
  教皇突然开口,对着想要起身的石鹰摆了摆手,饶有兴致的继续看着这场淫
戏。
  宁荣荣突然听到教皇的声音,这才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样子被人一览无余,强
烈的羞耻感扑涌而来,白嫩的皮肤全都红了起来,羞耻的颤抖。
  石鹰笑了笑,抓住宁荣荣的头发,大力抽插起来。
  粗壮的阳具不时顶到喉咙,宁荣荣被呛得脸色涨红,眼泪在眼眶打转,却一
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看着被射在嘴中,吃力的吞咽着大口精液,却没有恼怒之色,反而随着石鹰
露出讨好媚笑的宁荣荣,教皇这才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就是你调教的成果吗,果然不错. 」
  通着教皇的称讚,石鹰笑而不语,转头对着跪在地上的宁荣荣,「荣奴,给
殿下表演一下。」
  宁荣荣混身一颤,求饶地看向石鹰,在石鹰冷酷的目光中,绝望的低下头,
颤声说道,「荣……荣奴遵命,主人。」
  说着,宁荣荣慢慢爬到教皇面前,将一条腿擡起,露出了掩在双腿间的下身。
  教皇终於明白空气中的奶香味从何而来,宁荣荣鼓起的小腹不是因为怀孕,
而是被灌入了大量的牛奶,在菊花口却塞着一支粗壮的香肠,将液体全都堵了回
去。
  而在蜜穴处,宁荣荣竟然带着一套厚重的贞操带!「荣奴,告诉我,你为什
么要戴着贞操带?」
  「因为……因为荣荣是个淫贱的婊子,是个戴着贞操带也能高潮的婊子……」
  宁荣荣说着羞耻的话语,脸快埋到地上了,身体却仍旧摆着母狗撒尿的姿势,
不敢乱动。
  石鹰满意的笑着,拿住堵着宁荣荣菊花的香肠,慢慢向外拉。
  「呜……」
  宁荣荣不敢反抗,只有高撅着屁股,贝齿咬着下唇发出含糊的悲鸣.
  「噗」
  香肠拔出菊花,一小股牛奶立刻喷了出来。
  而让宁荣荣恐惧的是,随着轻微的排泄,一股快感的热流从蜜穴深处产生!
  「不……不要看……求求你们……不要……」
  屈辱的泪水打转,宁荣荣努力的收缩着菊花,但一股一股的牛奶还是从菊花
不停流出,括约肌终於承受不住,屁眼一松,牛奶划着弧线喷涌而出!「啊啊啊
啊!……」
  宁荣荣尖叫起来,因为在排泄的一瞬间,她感到自己的花心猛烈抽搐起来,
强烈的快感化为阴精的洪流,顺着蜜穴沖出!「连排泄都会有快感,还高潮了!
  不愧是七彩琉璃宗的千金小姐啊!」
  「啊啊啊……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啊……」
  宁荣荣终於崩溃,她拼命摇着头,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大声哭泣。
  比赛场上,身穿华丽长裙的宁荣荣,高贵自信,美丽的外表和优雅的气质让
她成为无数男人憧憬的对象。
  但此刻,她却比一条低贱的母狗还不如,纵使受到这样的侮辱,依旧只能高
撅着屁股,让人欣赏她一张一合的小巧屁眼。
  牛奶依旧不停从菊花流出,混合了蜜穴涌出的爱液,伴着绝望的哭泣声,流
满了大腿内侧。
  宁荣荣就这么瘫软在地上,像一条被抽走了脊椎的母狗。
  石鹰踢了踢脚尖,让蠕动的母狗重新爬起来。
  宁荣荣双目无神的註视前方,刚刚恢复的一点清明和羞耻被无情的现实击碎,
坠入永恆的深渊.
  但是教皇已经不再註意这条越来越像的母狗,他看向另一侧的墙壁,那里有
一具更火爆的躯体,呈「X」
  被吊在空中。
  如果说宁荣荣是一朵华美的牡丹,那么朱竹清就是冰山上的雪莲。
  但在平时,最吸引人目光的却是朱竹清。
  朱竹清的气质是冷的,但尝过鱼水之欢的身体却散发出一种「艳‘。
  冷而艳,更能吸引久经风月的男人目光。
  但是此刻,这朵让无数男人觊觎的雪莲却被吊在空中,黑色劲装被撕开,露
出饱满的乳房,红嫩的乳尖在铁夹的摧残下红肿不堪,铁夹的下麵挂着沈重的砝
码,看那样子,足以带着铁夹把乳头撕裂。
  所幸铁夹的上方还连着绳索,减轻了重量。
  绳索经过複杂的机关,最终连到朱竹清插在蜜穴中的木棍上。
  「这是……」
  「是这样的,」
  石鹰笑着上前讲解,顺手摸了一把朱竹清好丰硕的玉乳,让她发出一声悲哀
的鸣叫,「这木棍与铁夹通过机关相连,只有拼命夹紧木棍,才能让铁夹不被下
拉。」
  原来如此,教皇看了看朱竹清那肿大了一圈,惨不忍睹的乳头,上面佈满了
扭曲紫黑的伤痕。
  想来最初调教的时候,朱竹清一定因为夹不紧木棍吃了不少苦头.
  难怪朱竹清说不出话来,原来全部的精力全用在收缩阴道上了。
  教皇看了片刻,冷笑一声,从旁边的盘子又取来两只砝码,挂在铁夹上。
  整整四个砝码!朱竹清突然擡头,死死盯住教皇,愤怒的目光想要将他烧穿!
但是下一刻,朱竹清的脸色突然苍白至极,全身都弓了起来颤抖着,汗珠从火辣
的身躯不停地涌出。
  朱竹清的双腿无意识的踢蹬,全身心的註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阴道上,但不
管她怎么努力,还是绝望的感受到木棍正脱离自己的身体,铁夹没了拉力,一点
一点的向下坠着,乳尖撕裂的疼痛越来越浓……教皇转身离开,快出门的时候,
身后终於传来木棍落地的声音,以及朱竹清撕心裂肺的沙哑惨叫。
  丝毫不顾及苍白虚弱的脸色,在朱竹清仇恨愤怒的目光中,石鹰重新把木棍
塞进她的下体,让她继续收紧阴道与木棍对抗。
  石鹰转过身,冷眼看着脚下的宁荣荣,对於她刚才的表现,石鹰非常不满意。
  「主……主人……」
  宁荣荣目光恳求,恐惧的看着石鹰。
  「做的不好,就要惩罚,我早就教过你了,荣奴。」
  「自己用辣椒水涴肠. 」
  宁荣荣脸色惨白,所有的灌肠液中,最可怕的就是辣椒水,那剧烈的疼痛刺
激,甚至涴肠结束后都会持续好几天。
  宁荣荣没有再说话,让主人不满的话,惩罚会更重的,她扭动着性感的臀部,
慢慢爬向涴肠用具。
  亲手将辣椒水倒入涴肠器,将口子慢慢塞进菊花,宁荣荣跪在地上,撅起屁
股,一手撑地,另一只手在身后抓着涴肠器,闭上秀美的双眼,喘着粗气。
  辣椒水流入肠道,火辣辣的疼痛让宁荣荣平坦的肚子抽搐起来,宁荣荣咬紧
牙关,汗珠滴落,坚定不移的将辣椒水一点点挤入。
  灌肠结束的时候,宁荣荣已经意识模糊,摸索着找到香肠,堵住了自己的菊
花。
  但是一切还没有结束,「很好,现在,开始爬吧,直到我喊停。」
  宁荣荣深吸一口气,颤巍巍的爬出了第一步。
  轻微的摇晃让液体冲击脆弱的肠壁,火辣的液体在肠道内翻江倒海。
  「啊……啊啊啊!…………」
  宁荣荣发出了淒厉的惨叫,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但是鞭子立刻抽到了她光滑的背上,留下鲜红的鞭痕。
  「继续爬,你这条母狗!」
  鞭子声和女人的惨叫声不停地响起。
  朱竹清看着在鞭子下匍匐前行的宁荣荣,眼中闪过一丝悲哀,蜜穴却更加用
力的夹紧木棍。
  沐白,我不会屈服的,等着我!
  3。朱竹清的缩阴调教
  梳好长发,整好衣裳,宁荣荣深吸了一口气。
  「一路顺风,宁荣荣小姐。」男人站在门口,弯腰鞠躬,像一个忠心的管家
恭送大小姐。
  宁荣荣冷冷看了一眼这个玩弄自己肉体的恶魔,脚步不停,大步向前,头也
不回的离开满是精液味道的地下室,走向屋外的光明。
  我不会屈服,永远不会。不管肉体被怎样折磨,尊严被怎样践踏,我也不会
放弃自己的灵魂。
  因为她是宁荣荣.
  因为她是七彩琉璃宗的下任宗主,是宗门两千人的希望。
  光芒中的宁荣荣骄傲而美丽,石鹰站在门后的阴影里目送她离去。
  有趣,石鹰摸着下巴笑道,眼中满是噬虐。
  * * *
  「荣荣!这边!」
  重逢多日不见的爱人,奥斯卡兴高采烈的挥手。
  「好久不见,奥斯卡!」
  宁荣荣巧笑倩兮,迈着轻快地碎步小跑过来。白色的长裙衬托出她优美的曲
线,但似乎阻碍了行动,让她跑的有些歪扭。
  即便如此,宁荣荣活力美好的身姿,红红俏脸上露出的纯真笑容,还是让奥
斯卡看入了迷。
  「傻瓜!」
  宁荣荣摇头轻笑,温柔的微嗔。说着又紧了紧双腿,让快要掉出肠道的香肠
收回屁眼。
  奥斯卡呵呵傻笑,随后有些埋怨的说道:「还不能离开吗,荣荣?」
  宁荣荣一僵,摇头道:「这一次武魂殿损失很大,宗门要留在这里帮忙,估
计还有一段日子。」
  奥斯卡面色尴尬,毕竟这次造成武魂殿重大损失的,正是他们的小夥伴唐三
的爸爸。奥斯卡将功赎罪道:「荣荣,我这几天又做了许多恢复香肠,你们应该
用得到。」
  宁荣荣提着长裙的小手突然攥紧,扯皱白纱,她感到下身的香肠又在肠道里
作怪了。
  你知不知道,你辛辛苦苦做的那些香肠,最后都塞进了我和朱清的菊花小穴
里,让我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两人又聊了一会,最后奥斯卡依依不舍的离开.
  宁荣荣目送着三步一回头的奥斯卡,笑着挥手。来往的旁人羡慕的看着这对
金童玉女。
  没有人看到宁荣荣的长裙下,因为菊花里的便意,蜜穴竟大股大股的流着淫
液,晶莹的液体顺着修长的双腿蜿蜒而下……
  * * *
  宁荣荣几乎是扶着墙回到地下室的。
  顶着菊花里的香肠走到地下,仅仅是这么一小段路,宁荣荣就高潮了3次,
淫水滴落到地上,在她身后留下一条清晰的水痕。
  「堂堂七彩琉璃宗的继承人,原来是个走几步路就会高潮的小淫娃。」
  宁荣荣不说话,撑着虚脱颤抖的双腿,死死盯住走过来的男人。
  石鹰看着宁荣荣敢怒不敢言的神色,冷笑着努了努嘴。多日的调教让宁荣荣
明白了这个动作的意思,她咬着下唇,转身弯腰,从背后提起长裙露出雪白的娇
臀,然后扒开塞着香肠的精緻菊花。
  石鹰拔出香肠,扶着宁荣荣的细腰用力一挺,在直肠紧致的包裹中抽插起来。
  宁荣荣脸色涨红,指甲刺入臀肉,身体在撞击中前后摇摆,乳浪汹涌。被调
教开发的淫贱身体在肛交中获得如潮快感,但即便如此,她仍旧一身不吭,只有
在石鹰射精的瞬间才发出一声呜咽的悲鸣.
  石鹰饶有兴致的看着宁荣荣起身,面无表情的拉下长裙,整理好褶皱后跪在
一旁。
  石鹰没有斥责宁荣荣,这段日子他已经发现,每当宁荣荣穿起衣服时,就会
变回那个高贵的天之骄女,不管他怎么打骂折磨,都一声不吭,不肯屈服。
  有趣,真的很有趣,石鹰想着。他已经想好一个完美的调教计画,不过还要
再等等,再等等……在此之前,还是先把另一个……
  「去把那个贱人放下来。」
  「是。」
  宁荣荣走向地下室的另一处,那里悬挂着名为朱竹清的悲惨女体.
  朱竹清的丰满的身体被倒吊在空中,令人吃惊的是,吊起她的只有一根绳索,
绳索一段系在房梁上,另一根却连着朱竹清的蜜穴处——小穴插着木棍,木棍的
尾端露在外面,与绳子连接。
  也就是说,朱竹清完全是被蜜穴中的木棍倒吊在空中,这怎么可能?
  宁荣荣闭上眼,脑中浮现那段可怕的记忆……
  几天前,她看着石鹰笑眯眯的拿着一件物品回来——那是一根两指粗细、半
壁长的木棍,宁荣荣脸色绯红,她很容易就猜到它的用处……但奇怪的是,木棍
的一端却是一个拳头大的球体.
  接下来,石鹰把朱竹清解下,绑到了手术椅上。
  说是手术椅,倒不如说是微微折起的手术台,椅子的扶手很长,石鹰把朱竹
清的双腿搁到扶手上,双手则绑在椅背后。这样一来,朱竹清就变成了身体平躺,
双腿大开的姿势,被人尽情欣赏红嫩的私处……
  朱竹清冷眼看着石鹰,微微不安,这一次的捆绑,石鹰用的不是麻绳,而是
铁链?
  当她看到石鹰狞笑着将木棍带球的一端靠近鲜红欲滴的蜜穴时,才惊慌的挣
扎起来。
  「不要……会死的……」
  巨大的恐惧让少女声音都哆嗦起来。
  石鹰扒开粉嫩的花瓣,将球体一点一点的挤入花径,细緻的花径立刻撕裂,
鲜血潺潺流出。
  朱竹清大声惨叫,凝脂白玉的身体挣扎扭动,铁链哗哗作响。但石鹰不管不
顾,握着木棍一点一点的推进,木球艰难的推进,每进一点,都会让花径撕裂。
  「不要……求求……你……不要了……」
  朱竹清终於撑不住了,她泪如雨下哭泣地求饶着。
  少女天籁的声音终於发出求饶,这让石鹰更加兴奋,他骑在朱竹清的身体上,
看着她声嘶力竭的挣扎,如同君王。
  花径被彻底撕裂,朱竹清两眼翻白,嘴角不由的流出失控的唾液,眼神恍惚,
发出沙哑的嘶吼。
  等木球终於突破花径,挤入子宫的时候,朱竹清已经气若游丝,汗水与鲜血
流了满地,失水与失血让朱竹清白嫩的肉体微微痉挛,而原本平坦光滑的腹部,
一处却明显的突兀出来,那位置正是被木球撑满的子宫.
  石鹰气喘吁吁的起身,满意的看着身下的战俘,他抓起朱竹清的长发,看着
这张曾经冷傲如刀的绝色娇颜,此刻却佈满了眼泪和口水的痕迹,无比淒惨.
  石鹰跨坐在朱竹清身上,抓着她丰满的双乳夹住自己勃起的鸡巴,大力抽插。
  充满弹性的爆乳紧紧包裹,他撵着红嫩的乳尖,听着朱竹清无意识的呻吟,
将浓厚的精液喷洒在朱竹清失神的娇颜上。然后志得意满的大笑,像一个终於驯
服烈马而兴高采烈的骑士。
  有宁荣荣的七宝玲珑塔和奥斯卡的恢复香肠,朱竹清第二天就恢复了伤口,
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还有些苍白,经过昨天的酷刑,冷艳的少女少了一分傲然,多
了几分楚楚可怜.
  但一切好没有结束,朱竹清很快就知道了那根奇形怪状的木棍的用处。
  朱竹清被倒吊起来,石鹰一根根的解下吊着她的绳索,直到剩下最后那根系
在木棍上的绳. 全身的重量聚在花心,木球紧紧顶在宫颈,熟悉的撕裂感让朱竹
清发出淒凉恐惧的惨叫。
  石鹰大笑:「明白了吧小贱人,不想你的子宫被活活拉出体外的话,就用阴
道好好夹紧木棍,让子宫少点压力。」
  他拍着朱竹清苍白的笑脸,看着少女夹紧双腿,以便於阴道更有力的夹紧木
棍,「一开始会很难,慢慢习惯就好。」石鹰关切的提醒着,但是全神贯注的少
女却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必要的睡眠和侍奉调教外,朱竹清几乎都是在半空中倒
吊着,感受着子宫被慢慢撕裂的痛楚,用阴道紧紧包裹主木棍。少女丰满的肉体
就这样倒吊着轻轻摆动,墨云般的长发倒垂着,不时扫过地面。
  幸亏朱竹清有着足够强的肉体修为,又有宁荣荣强大的辅助武魂治疗伤势,
否则的话,朱竹清早就坚持不住,香消玉殒了。
  石鹰搂着宁荣荣苗条滑嫩的身体,肉棒一次次的突入紧致的肠道,让身下的
女孩发出娇媚的喘息,眼睛不时扫过另一边,倒吊着的丰满肉体,听着那时不时
传来的低沉闷哼,心情舒畅至极.
  昏暗的地下室,日复一日重複的淫戏,以及那两具日渐沉沦的美丽女体……
  《朱竹清调教日志》节选:
  3月1日
  调教用具安置成功,女体阴道损伤过大,大量失血,调教计画可能要延缓。
  3月2日
  伤口竟然全癒合了,真是出乎意料的惊喜。这样一来,今天就可以开始缩阴
调教了。
  ……
  3月10日
  调教进行的十分顺利,女体已经能顺利的夹紧阴道,抵住身体的重量。可以
进行下一步了……
  第二层缩阴调教计画:通过给予女体外部刺激,使女体在沉溺快感、痛楚、
疲惫等情况时也能顺利缩阴。
  3月11日
  今天进行第二层次缩阴调教,颇为不顺。
  在第一次鞭打时,女体无法专注缩阴,导致下体撕裂昏迷。
  3月12日
  继续鞭打调教,女体因疼痛昏迷三次,下阴撕裂。
  3月13日
  鞭打。女体昏迷三次后开始哀求,不理会,之后又在鞭打中昏迷五次,期间
多次哀求和咒骂,下阴多处撕裂。
  3月14日
  鞭打。女体惨叫中大声咒骂,昏迷六次。疑似有自暴自弃情绪,需注意。
  3月15日
  鞭打。女体在一开始就大声求饶,不理会,两次昏迷后大声咒骂嘶喊,之后
昏迷六次。
  3月16日
  鞭打。女体不停求饶,不理会,昏迷七次。放下时神智不清,开始述说幼年
的事。女体又崩溃倾向,需密切关注。
  3月17日
  第一次鞭打后,女体大声哭泣哀求,口齿不清,立刻停止鞭打,让荣奴上前
安慰。
  在荣奴身边微微恢复神智,之后按计画荣奴进行安抚挑逗,女体在刺激下到
达多次高潮,神智开始恢复。
  调教获得进展,将在以后的鞭打中加入爱抚元素。
  ……
  3月20日
  女体在鞭打下顺利保持缩阴,今天开始涴肠.
  涴肠过程顺利,在最后排泄时女体缩阴失败,下体撕裂昏迷。
  3月21日
  涴肠缩阴成功!仅仅是第二天!
  女体的受虐能力似乎有所提高,明天起加大调教力度。
  3月22日
  因为子宫受到木球刺激的缘故,女体身体出现「假怀孕」特徵,乳房开始泌
乳。
  有趣的发现,已经配出泌乳药物,或许可以进行奶牛调教?
  ……
  3月28日
  女体开始大量泌乳,并能在鞭打、高潮、涴肠等种种状态下保持缩阴,而且
开始对调教产生快感。
  女体似乎厌恶身体的改变,有自残迹象,开始加强拘束。
  3月29日
  今天进行缩阴调教时第一次口交,因为上下颠倒,女体多次被呛,但没有表
现出抗拒。之后鞭打、涴肠调教中表现奇怪,似乎有点……快乐?
  3月30日
  调教接近尾声,子宫内特制的树脂球已经溶解消失,但女体没有发现.
  进行调教,女体在第三次鞭打时竟然高潮,在高潮中女体仍不由自主的保持
缩阴,身体悬挂在空中。
  高潮后女体突然崩溃,眼神迷乱胡言乱语,大惊,最后在荣奴安抚下终於昏
睡。
  3月31日
  今日进行最后一次调教。
  同时进行鞭打、涴肠、挑弄以及口交乳交,时间持续20小时.
  女体崩溃13次,昏迷47次,高潮156次,其中因鞭打涴肠高潮98次,
因视奸和辱骂高潮41次,因荣奴爱抚高潮17次。
  女体被放下时神智清晰,并遵循《女奴礼仪》,与荣奴一起跪下舔舐肉棒。
  虽然有屈辱神色,但对各种调教不再抗拒。
  调教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