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f2.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永恒之城】

【永恒之城】


  「永恒?当时间静止,自然永恒,当时间流转,时间就是永恒。」永恒之城
刚刚建起的时候,城主说的这句话,刻在城墙之上。无数的人都不知道城主的意
思,但是,永恒之城和岁月之城,这两座城邦是大陆南部最早的两座城邦。岁月
之城同样刻着一句话。「如你所知,便是岁月,你若不知,岁月不显,你有所觉,
岁月静好,你若不觉,荒废岁月。」这两座城邦都是奇怪的很。因为都有傻逼城
主。各种打马虎眼。
  等到秋风再起,你可曾回到这里?再见的时候,你已经是苍老至极。或许一
切都会好转,只是在长生种看来,与你的时光,快乐而又短暂。
  阳光不像夏日的酷热,比起它最灿烂的时代,多了点凉爽,和着微微袭来的
秋风,照在那个黑衣美人身上,在落叶上画了一个剪影,美人如玉,只是她对面
的男人,却满头白发,脸上也是一道道皱纹,琥珀色的眼睛中写着沧桑。凝望着
女人的眼中,满是怀念。
  两人之间,一个在阳光下,另一个在阴影中。彼此间的凝视,却饱含悲凉,
凉凉的秋风,凉凉的落叶。美人的满头红发,好像在空中燃烧的火焰。也在象征
着她就是那种不屈的火焰,从没熄灭。
  「其实,再见到你,我感觉只像是才过了一天。」依然是女子先开口。她的
声音带着一点沧桑。
  「只是已经五十年了。」
  男人苍老的身躯晃动了几下。声音沙哑的说。
  「五十年了,你还是这样,长生种啊,真是让我们人类嫉妒的很。」
  「长久的生命,各种强大的资质,天生的宠儿啊。」
  「炎洛,你知道长生种在我以前看来,是怎么样的吗?」
  红发女人轻轻的摇头,脸上的笑容,透出的是一种不知道,同样,也带着不
在意的感觉,静静的盯着面前行将就木的男人。
  「其实,我完全没必要知道,不是吗?」
  男人缓缓的点点头,眼中透着一种苦涩。
  「你还是一点没变。」
  「我以前看来,你们长生种,拥有长久的寿命,就好像是继承家业的王子,
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花销你们那一大笔金币,恩,或者说寿命。」
  「现在你知道了?」
  「不知道,我看开了。人类的生命,短暂,才是珍贵。」
  炎洛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脸上的笑容勾魂夺魄,眼中媚意十足。
  「唉,可惜,你没办法~ 」
  说完之后,转身离去,黑色的长袍,她的背影完美的勾勒了出来,浑圆的翘
臀随着走路而不停的扭动。男子同样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满是笑意。
  永恒学院,是永恒之城的一座学院,主要教授魔法,炼金术,还有战技,只
不过最后那一项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可以说,永恒之城,战士有很多,但是偏偏
永恒学院的战士系,那是众所周知的辣鸡,没有什么强力的战士坐镇,更没有出
过任何一个中等战士……据说有很多本来能成为高等战士,甚至进阶传奇的战士
天才,被他们交成一个下等战士,所以战士系没前途。
  炎洛,火系天空魔导师,天生的火焰掌控之体,元素族人,哪怕是火焰元素
种族中,能拥有这种资质的存在也是少之又少,炎洛平日里虽然玩闹,很少修炼
冥想,但是她自己的魔力还在不断增加。这才有火系传奇魔导师的存在。
  炎洛在永恒学院中,因为美丽的容貌,还有强大的实力,担当永恒之城的教
师,主教火系魔法。她在林间小道走着,阳光点点的光斑,照在永恒学院粗壮异
常的古树上,一颗颗古树,都是在永恒学院刚刚建立之时种下的,到了现在,永
恒学院的法师,是在大陆上面赫赫有名的,和战士截然相反的名气。存在了三千
年的历史,那些古树都能在上面建起房子了。这些树质地坚硬,每一年的成长都
很缓慢,本来,正常的情况下,三千年根本长不到这么粗壮。可是有法师和炼金
师的地方,从来没有正常。
  这还要从那个园丁说起,植物系的大法师,主要研究粮食的大地一族,是少
见的木系天空法师。职业分为学徒,一阶到五阶是低阶,五阶到九阶是中阶,十
阶到十二阶是高阶,十三阶为巅峰,十四阶圆满,十五届战歌,十六阶传奇,十
七阶史诗,十八阶白月,十九阶骄阳,二十阶星辰,二十一阶大地,二十二阶天
空,二十三阶无双,二十四阶掌控者,二十五阶,毁灭者。然后才是渴望而不可
及的轮回阶强者。
  轮回阶据说不光要实力,更需要天赋,只是,时间轮转,真正的可怕的种族
已经消失,曾经的五大种族,现在一个都没有。或者说他们都像精灵一族一样,
选择脱离这片大陆。
  而那个大神,研究植物也顺道的改造了一下,然后,结果就是,那些古树居
然有了智慧……无数的学子们带动了校园旅馆的发展,因为他们不敢在小树林里
啪啪啪了。所以,差评。必须要差评。
  就好像现在这样,每走过一颗古树,炎洛都能听见古树亲切的打招呼的声音。
她也亲切的微笑,在这些树木看来,他们虽然无法移动,但是却能够发出声音,
拥有了智慧,可以感受到这片世界,每天沐浴着阳光,看着一个个学生们在树下
走来走去,夏天帮他们遮阳,秋天的时候落下几片叶子,正好掉在学生们的课本
上,变成学生离开时对他们的回忆。古树之间彼此的打趣,对学生老师们的亲切
的招呼……
  当然,前面说了,有法师和炼金师的地方从不正常。不知道哪个二货,在树
下随便用火系魔法,然后被那个古树用木系传奇魔法束缚之印给扔到河里之后,
学生们才知道,木系的导师们居然悄悄的教给这些古树使用魔法。再然后,每当
木系的法师们有疑问的时候,经常来路上走走,而这些古树也在很认真的为他们
解答,而作为回报,学院的学生们也经常帮他们修剪枝叶。
  对于这些古树,这种生活已经很满足了,有人陪它们说话,有人照顾它们,
永恒学院是它们的全部。因为它们一直在学院中生长。迎来一代代的学生,同样
送走一代代的学生,听到学院的学生们谈论某某学长在外面的事情,它们会侧耳
倾听,为外面的学生们欢呼,祝福。只是大陆上面危险重重,那个学生遭到不测,
它们也只能沉默以对。
  当然,它们也少不了恶作剧,每年都有新生被他们惊吓,只是它们不知道,
它们也被众人所知,来到学院的人都知道它们的存在,只是每次配合着它们的惊
吓,它们高兴,而学生们也高兴。
  炎洛看着在一颗颗树下坐着的学生,各个系的学生们在一起彼此交流,而古
树们有的时候会插一句,但更多的时候是默默的听。她在学院已经快五百年,究
竟什么时候喜欢上这里呢?反正对她来说,这里是她的家了。
  永恒学院对于教师的福利很好,何况是炎洛这个有实力的教师,一个靠近湖
边的房子,干净,美丽。房间内,点点的红色宝石,细小,但是在光芒下微微闪
动,这种细小的宝石不值钱,但是被炎洛买回来,重新加工了一下,给贴在墙上,
正对着灯光,每到夜晚,打开柔和的灯光,灯光照在房间里,宝石点点的微芒,
反射着灯光,虽然不是极美,但是给平淡的房间添了几分风格。
  炎洛直接拉开地上最明显的拉环,下面,是她的书房,别问我为啥在下面,
法师都有坏习惯。
  书房里,一个个书架上面摆满书籍,《白蔷薇亡灵》《精灵古树》《兽人王
科尔》《龙族魔法》等等书籍,外界难以找到的书籍,都能从这里看到。而当中
最珍贵的藏品。在一个黑色书架上。上面是一本本珍贵的书籍。
  《欲都律法大全》,《莎拉写真集(附带亲笔签名)》,《如何分辨雄性是
否强壮》,《女性生理研究》……为何说珍贵呢?很简单,欲都商会出品,限量
版。炎洛在一个红色书架上面寻找着什么,最后抽出一本薄薄的册子,上面写着
一个个歪歪扭扭的字。因为时间的关系已经模糊不清,但是炎洛却很珍重的将它
放好,不对,藏好。因为她小的时候,字写的贼难看,结果前天被自己的朋友看
见,笑了老半天。并且上面是一个个奇奇怪怪的理想,毁了的话舍不得,留着却
又成了笑料,还是藏起来。
  在炎洛的房子旁边,是一个绿色的房子,房子上面,一根根树杈诡异的生长,
绿叶的繁茂,叶子时不时的抖动一下。那就是炎洛最好的邻居,也就是那个园丁。
只是这么久过去了,她已经成了木系掌控者。但是同样,最近十年,她一直呆在
自己的屋子里面。
  她叫木兮,一头墨绿色的长发,高挑的身材,此刻衣衫不整,正在台子上忙
碌研究。她已经在这个台子上面忙活了好几天,一头柔顺的长发现在却乱糟糟的
和鸟窝一样。
  炎洛轻轻的从她身后环住她那纤细的腰肢,轻轻的嗅着她身上的草木芳香。
轻轻的凑到她的耳边,红唇微动。轻轻的问着。
  「还没研究好吗?」
  木兮苦涩的点点头。声音微微沙哑。
  「我居然发现,我哪怕想要复制一株精灵古树都办不到。完全都不知道怎么
办。哪怕有种子,但是我研究了这么久,仍然找不到让它发芽的办法。」
  「你为什么一直想要复制精灵古树?」
  「在木系法师看来,精灵古树拥有最强大的生命力。更重要的是,它是所有
树木的一个核心。每个树木都有一定的成长方向,或许是走向战争,成为战争古
树,或者走向生命,成为生命古树,走向辅助,成为祭祀古树,但是这三种巅峰
树木,最终的进化方向,毫无疑问的是向着精灵古树走着。而精灵古树却在漫长
的岁月中,以极为缓慢的速度成长,最终,会变成传说中的世界之树。」
  木兮的声音有点伤感。
  「也就是说,精灵古树还在,那么树木自然的会以它做为模板,走向最正确
的进化之路,然后在精灵古树的生命力的帮助下,随着时间越来越强。可是少了
精灵古树……」
  炎洛默默的看着那一粒绿色的手指大小的种子。轻声的问道。
  「少了精灵古树,那么树木依旧会进化,只是少了模板,进化方向会失控?」
  木兮点点头。
  「我们比不得精灵对于树木的熟悉,但是我们同样也能感应到失去精灵古树
的话,对于树木来说,问题很严重。现在虽然看不出来,但是等到以后,这个问
题会慢慢的出现。」
  木兮缓缓的说出一切的后果。
  「在世界树果实中,也有很多的古树,它们都不弱于精灵古树,并且都向着
世界古树进化着,只是伴随着灾难,那个时候,精灵古树还叫生命之树,有生命
树,自然也有死亡之树,有的古树代表着战争,有的古树成长的本身就是灾难,
这当中,那颗缓缓死去的世界树,它的果实就是这个世界的源头,只是,它的果
实还需要加工,改造,这当中,经过火焰,死亡,寒冰,战争,生命,雷电等等
的一切,最终才有生命的诞生。而当中发生的一个意外,才让那些古树覆灭。只
留下精灵古树。」
  「意外?」炎洛听着木兮的苦涩声音,有点疑惑的问道。因为她不知道这些
只有木系巅峰强者才明白的秘密。她更好奇,什么意外才能让木兮如此苦涩。
  「泰坦。从域外世界来的泰坦。她来自一个早已经毁灭的世界,至于那个世
界毁灭的原因,就是因为有两棵古树,同时进化成了世界树,两种不同的能量对
冲,崩坏了她原本的世界,而在那个世界当中,其中一颗世界树被吞没,另一颗
世界树,结出了果实。就是这个世界。初生的世界,一切都很脆弱,哪怕是世界
树一开始就孕养的古树,她将古树一个个的拔起,扔进了她那个崩坏了的世界残
骸中。最后只留下了初生的生命树。因为这个世界需要生命。渐渐地她也离开了
这个世界,孤身一人,在域外漂泊,而这个世界少了其他的古树,一切都成长的
道路虽然缓慢,但却也平和。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它承受不了轮回阶的强者。
所以当初那些强大种族都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那精灵族?」炎洛顿时想到了十年前带着精灵古树离开这个世界的精灵族
……
  「运气好的话能定居下来,运气不好的话,尸骨无存。」木兮冷笑一声。
  「带着即将进化成世界树的古树去别的世界?如果没有碰到别的世界还好,
可是一旦碰到了别的世界,还敢进去的话,那问题就大了。两颗世界树的冲击无
法想象。所以,只能期待着精灵古树能早点成长,变成世界树。长出一个新的世
界,不然的话,他们还要再空间中漂泊。没有哪个世界敢接收他们。强行闯入的
话,那就注定的尸骨无存。」
  说道这里,木兮苦恼的挠着头。
  炎洛环着她腰肢的手开始挪动,一对洁白的玉手在木兮身上游离,顺着木兮
的衣衫钻了进去,手中的滑腻触感,她的手在木兮的肌肤轻轻揉捏着,一只手缓
缓的伸向木兮的玉乳,高耸,柔软,不爱穿内衣的木兮被她轻轻的捏着那粒小小
的凸起。炎洛的手指带着热流,刺激着木兮的乳头,另一只手也是,带着微微炽
热的温度在她身上抚弄,木兮本能的抗拒这种的热量,但是炎洛却准确的卡在临
界点,木兮的身子在热量下变得更敏感,但恰到好处的炽热感,不会让木兮过于
激烈的反抗。那种温柔的呻吟声,轻轻的反抗的动作,令两人之间更有情趣。
  炎洛已经开始动手动脚的了,木兮也毫不示弱,青色的藤蔓从地上抽起,上
面带着细小的绒毛,轻轻的在炎洛身上移动着,好像一条条小蛇,钻进炎洛的袍
子里面,上面的绒毛柔软,轻轻的撩动着炎洛的身体,带给她一阵的瘙痒,落在
炎洛的肌肤上自然是瘙痒,可是那藤蔓还在她的敏感的阴蒂,乳头上面来回游动,
柔软的细毛在那里,麻痒的感觉更是刺激着炎洛。那藤蔓轻柔而灵活,在那里把
炎洛的袍子解开,然后挂到了角落的衣架上。那里一根藤蔓,拿着刷子,轻轻的
扫拭上面的灰尘。
  木兮的衣服很好解开,因为她就扣了三个扣子,光穿着一个袍子,在自己的
房子里面,不担心春光外泄。此刻便宜了炎洛。两个一丝不挂的美人,在房间中
搂抱着,木兮被炎洛稍高一点,她微微低头,性感的红唇吻着炎洛,灵巧的舌头
再炎洛的口腔中游动,无数受她控制的藤蔓,好像一根根触手,在两人的敏感地
带摩擦着,藤蔓温柔的刺激,一根从两人贴在一起的酥胸上穿过,另一根在拥吻
的两个美人的股沟中反复摩擦,上面的茸毛穿过股沟,同样撩动着两人敏感的阴
户,剩下的藤蔓也不老实,有的在两人的丰乳上戳动,有的在臀上轻轻的滑动,
还有的缠住两人修长的腿,在腿上摩动。除了一根非常正经的藤蔓,夹着梳子,
梳理着本该柔顺的长发。凌乱的头发被梳子一点点的修整。木兮的手抚摸着炎洛
的身体。
  一只微凉的手伸进她那火热的私处,丰满的圆臀上面,玉臂微凉,而炎洛两
条长腿紧紧的夹住木兮的手,木兮一边吻着她,手指也在炎洛敏感的阴户上面摩
擦,修长纤细的手指沾着滑腻的液体进了她的阴道。炎洛的阴户里面比别人更热,
木兮的手指伸进去,感觉不是特别喜欢那种温度,但是炎洛却感觉木兮那微凉的
手指好像在给她那火热的下身降温,微凉的刺激,炎洛非常喜欢这样。穴内嫩肉
更加紧致的包裹住木兮的手指,微微的蠕动,好像按摩一样的刺激,同样也令木
兮的手指微微放松。
  两人唇舌交织,口中的津液交换。两对红唇分开之时,两人彼此注视着对方。
木兮把手指抽出,原本柔软的藤蔓变得坚韧,横在两人双腿之间,另外几根藤蔓
将两人固定住,不至于从坚硬的藤蔓上摔下来。坚韧的藤蔓绷的笔直,两个女人
因为本身的重量,两瓣阴唇被藤蔓分开,就这样的骑在上面,藤蔓上的绒毛忽软
忽硬的,软的时候柔和的刺激着嫩肉,带给阵阵的酥痒,硬的时候好像那种钝头
的针,刺在娇嫩敏感的嫩肉上,疼痛令两人同时的惨叫。藤蔓在房间里面动的很
慢,一点点的挪动,带着悬空的两个美人飘着,本身重力的关系,藤蔓勒住两个
女人的下体,虽然痛,但是藤蔓本身的形状,令两个女人不至于痛的太惨。两个
白嫩的身子在藤蔓上发出性感的娇吟,随着藤蔓慢慢的向卧室挪去。
  两个女人被送到柔软的大床上,事实证明,一根藤蔓最好别骑着走。两个女
人酥软的伏在床上,阴户嫩肉上面是一点点细小的血迹,在本就鲜红的嫩肉下,
虽然不起眼,但是经过微微咸腥的淫水的刺激,更加疼痛。木兮此刻面前是炎洛
的雪臀,两条长腿分开,落在木兮的耳侧,粉红的阴户上面还沾着淫水,在灯光
下泛着光泽,裂缝顶端,红色的阴蒂性感的挺起,再往上就是火红色的阴毛,而
一朵粉嫩的雏菊在股沟中诱人至极。木兮的两瓣粉嫩的阴唇被炽热的手掰开,温
暖的小舌头刺激着嫩肉,舔舐着刚刚受伤的肉穴,微微的血腥味,和着带着咸味
的淫水,被炎洛吞进口中,淫水带着点特有的草木芬芳,清新的感觉,炎洛舔舐
的更加带劲了。卧室中响着炎洛滋滋的吮吸声。一点点的淫水被炎洛的舌头刺激
着,接着被她性感的唇舌吮吸出来。带给木兮微微的痛感,和更加强烈的快感,
感觉好像自己体内的理智随着淫水一起被吸了出去。她也轻轻的把炎洛的双腿分
开,让炎洛的翘臀压低,红嫩的舌头轻轻的舔着。
  不同于炎洛那样疯狂的舔吻吮吸,木兮的舌头温柔,温柔的刺激着炎洛的阴
道,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炎洛火热的身子。两人将最敏感的部位交到对方的口中。
享受着对方的爱抚,刺激着彼此的欲望。
  「唔~ 」木兮突然呻吟了一声,一根带着炽热气息的手指粗暴的侵入她的肛
门,穿过她紧绷的肛门,在她的直肠内开始刺激起来。这还不算痛苦,只是炎洛
的手指突然升温,越来越热的手指令她极为不适,肛门本能的收缩蠕动,木兮的
体质决定了她对于高温的抗拒,不是不能再高温下生存,但是却绝对讨厌高温,
只是炎洛的手指温度恒定下来,就是那样滚烫的高温,在木兮的肛门中,感受着
她强烈的蠕动。
  木兮的肛门被高温刺激的更加敏感,肠道不停的蠕动想要将那根手指挤出去,
只是现在主动权在炎洛手上,她的手指在木兮的肛门中轻轻的扣弄。弄得木兮此
刻只有娇喘和呻吟,一双雪白的手捏着她的小腿,阴道深处,淫水分泌的越来越
多。
  木兮感觉自己的肛门好像要烧起来一样的灼热,肛门中不同于其他地方的温
度,令对比感越发强烈,天生的不适感,此刻却带给她一种虐待的快感。只是感
觉还是很难受。尤其是炎洛控制火元素的水平,时不时的升温,又时不时的降温,
只是都在她难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不会让过强的火元素灼伤她。
  木兮因为肛门的灼热,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加速流动起来,呼吸慢慢的急促,
灼热感令木兮的体内传来发自骨子里的酸痛,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尤其是肛门在
发胀,身上的酸痛感,肛门的胀痛感。刺激着她,让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而炎
洛又将另一根手指插进她的阴道之中。并且白嫩的身子紧紧的贴在木兮颤抖的身
体上。
  「不要啊!」木兮无力的挣扎,只是在炎洛身上散发的炽热下没有半点力量
可言,没有任何原因,这就是元素一族的弊端,最多受到两种属性相近的元素的
存在,但也只有一种主元素,元素之间相互克制的这个问题也在他们族群中适应,
炎洛的主元素是火,另一个元素是雷,但是木兮主元素是木系,另一个元素是冷
门的生命系。对于高温的抵抗接近于无。
  一个火热柔软的身子压在她的身上,木兮的四肢无力的抽动着,声音透着深
深的无力感,炎洛此刻身子炽热,压在木兮的身上,倍觉凉爽,木兮挣扎的时候,
正好覆在她下巴上的阴道不断被木兮刺激着,淫水一点点的落在木兮的脸上。
  木兮此时身子就像火焰灼烧一样,体内的酸痛感沸腾,一种无力的感觉油然
而生,尤其是最敏感的阴蒂在高温下传来阵阵的酥麻感,这种折磨感让她的身子
微微的扭动。
  炎洛感觉着身下的木兮的颤抖。问道。
  「想要我降温吗?」
  「你快点,在这样我就要死了。」木兮的声音嘶哑。但是没什么好气。
  炎洛听了这话之后,在木兮肉穴中的手指开始升温。口中低低的呢喃道。
  「这么泼辣?烫死你得了~ 」
  木兮敏感的穴肉不断蠕动。更加难受的感觉让她屈服了,在炎洛的指引下,
无力的伸出舌头,舔舐着炎洛那火热的阴户。木兮轻轻的舔着,而炎洛在她的肉
穴中的手指轻轻的抽插了几下。木兮娇嫩的尿道口便喷出一道水流。直接高潮了。
  炎洛看着木兮的高潮,身上的温度慢慢的降了下去。身上的炽热感消失不见,
木兮那种不适感正在慢慢的消退。无力的躺在床上,大口的呼吸着。微微发绿的
眼中一片空白,刚刚放松的身体,尿道口再次的张开,一摊水渍慢慢的在床上摊
开。
  炎洛的手指勾着床上墨绿色的长发,柔软而又坚韧的长发,带着草木的芬芳,
木兮的头发被她轻轻的放在阴道口撩动着,麻痒的感觉刺激着她,只是少了木兮
本人的控制,只凭炎洛自己动手,反倒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木兮由于生命元素的关系,体质比族人更好,而由于生命元素的滋养,满头
秀发,坚韧异常,并且其中夹杂木元素和生命元素,木兮可以随意的控制自己的
长发。平常从学院中,披散着的及腰长发,是学院的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完美发
质。并且头发听话的很,按炎洛的话说就是,风吹不乱。而她最喜欢的还是木兮
控制头发,满头长发刺激着她的阴户,毕竟单点刺激始终不如多点刺激来的更爽。
  只是木兮现在还有点晕乎乎的。炎洛的手指在她丰满的双峰上面抚摸。不停
的刺激着木兮。只是她没有看见,木兮墨绿色的长发上面光滑微闪。
  本来跪在木兮旁边玩弄着她的炎洛直接遭殃,木兮的长发如同鞭子一样带着
风声狠狠的抽在她的屁股上,炎洛雪白的臀瓣只是被抽了一下,便红彤彤的,本
就强大的力道,在加上落在臀上的那些秀发直接散开,一下直接把炎洛的肥臀打
的通红。炎洛本来跪着的身子直接趴在木兮的身上。雪白的俏脸满是扭曲之色。
很简单,痛的。
  木兮的头发有很多用途,美观,然后自带塑形功能,想要什么发型都能三分
钟完成,可以当做武器,可以卷起笔来替她写作业,洗澡的时候还能替她搓背,
甚至拿块毛巾就能帮她擦身子,洗头的时候自己洗,木兮只需要躺着看书就行…
…功能多多,但是里面可以当武器这点很重要,在木兮的控制下,她的头发可以
迸发出很大的力道。就像现在,炎洛脸上的扭曲令她很解气。
  炎洛的臀上,火辣辣的剧痛感,直接而又刺眼。上面还带有一道道血印,这
是木兮没想到的。
  炎洛痛苦的捂住自己的翘臀,刺痛感令她喘息连连。只是木兮想了想,满头
长发飘舞,柔软的发丝有的坚韧的拧起来,有的柔软的散开,在炎洛的身体上面
不断的撩动着。酥麻感刺激着炎洛。她闭着眼睛微微的呻吟声响起。
  木兮的长发分出几股,结成一根根粗软的麻花辫,直接对着炎洛的下身插了
进去,两根辫子分别插进她的阴道肛门,前面那根在炎洛满是淫水的肉洞中抽插,
发出噗呲的水声,另一根狠狠的顶进炎洛那粉嫩的肛门,在炎洛的肛门中好像呼
吸似的一涨一缩。撑着炎洛的肛门,一个带给她快感,另一根却带给她疼痛。
  炎洛在木兮满头秀发的刺激下,发出呻吟声,木兮的秀发在炎洛的阴道温柔
的抽插,柔软的头发顶端一根根的发尖,调皮的在她的子宫口刷着,带给炎洛更
大的快感,时而又钻进她的子宫内。弄得子宫里面发痒,而肛门的头发则是不断
的张合着,慢慢的刺激,让炎洛的肛门张开。
  这时,木兮终于把另一小股头发编好了,一根细长的发棍,上面带着密密麻
麻凸起,都是发丝弯曲的结果,柔软而又结实。木兮按住炎洛,那股小小的发丝
对着炎洛微张的尿道口插了进去。
  炎洛在木兮按住自己的时候,就知道什么结果了,屏住呼吸,忍着身下的快
感放松尿道,一点点塞进的发丝,发丝柔软,随着她的尿道前进,可是上面的凸
起却非常坚硬。带来的痛感令炎洛轻轻的叫了出来。随之而来的,三个地方的发
丝,木兮捏着她的阴蒂的手指,同时的旋转起来,一根根的发丝在旋转中松散,
刮在穴内肉壁上,直接将她送上高潮,她在木兮的怀里不断的颤抖,潮喷,一股
股尿液喷出。
  木兮召唤藤蔓,将自己和炎洛都托在半空中,好像坐在一个镂空的椅子上。
两人身下肉穴中,两根粗壮的藤蔓在嫩穴中抽插着,时不时的旋转,扭动,震动,
一直到了半夜,两人才相拥而眠。
  大陆上,随着精灵古树的离开已经有了十年了。只是那粒种子却不曾发芽。
少了精灵古树的存在,树海的那些古老的树木渐渐的开始想要思考,只是距离意
识的真正觉醒,还有好久。但是永恒之城内,一个女人从城主府地下睁开双眼。
化为烟尘,飞向永恒学院。
  一股生命气息蓬勃而发,台子上的树种,缓缓的冒出点绿光。
  种子已经发芽,到底长出精灵古树,还是长出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