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f2.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圣淫幻想】(01)

【圣淫幻想】(01)


             第一章推荐的代价
  雪下着,迪克村位於一片雪山之中,人烟稀少,只有十数户人家居住。
  距离迪克村不远,有一座古老的修道院。
  这间修道院的院长名叫海格,是一位资历深厚的老牧者,迪克村村民都很崇
拜他。
  每逢星期日,修道院的礼拜堂都会挤满了人,他们全都是迪克村的村民。
  由老到少,他们无不崇拜神,他们很虔诚,每年所奉献的金钱足以令老牧者
过上很丰足的日子。
  少年云斯。贝洛尔,今年十五岁,生得一副娃娃脸,头发修长,外看上去和
女孩子没分别。
  云斯很聪明,自幼就像一百零八首圣诗背诵如流,在同年纪的小孩当中别树
一格,即使是大人,能背诵全篇一百零八首圣诗的人屈指可数。
  云斯深得老牧者的喜爱,村民也对他呵护备至,简直把他当作神人来看待。
  云斯的父亲是位猎人,以打猎为生,今年已经有四十岁了。他叫路尔。贝洛
尔,曾经有一名妻子,但在云斯五岁的时候就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路尔近来经常对云斯说一句话:「云斯,你长大了,要学会照顾自己啊。」
说得委婉动人,好像生离死别。
  有一天,云斯礼拜完回家,因为他父亲一直不信神,所以一直在家中等候。
  今天云斯回家竟找不到父亲,家中空荡荡的倍感孤寂,经常等候他回来的父
亲去了哪儿呢?
  云斯在村中四处找寻,村民全都去了崇拜,没人看见路尔离开,云斯寻遍整
个迪克村也找不到父亲。
  云斯回到空洞洞的家,他再也没有父亲了。
  哭了,他忍不住哭了。
  自小没有母亲陪伴,村中其他小孩子在母亲的怀中撒娇时,他则和沉默寡言
的父亲在一起,父亲基本上不会提起他母亲,所以云斯对於生母的记忆可以说是
无。
  现在父亲也消失了,彷彿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一样,孤独,无比的孤独,这世
界上还有他的亲人吗?
  「咯咯咯。」云斯家的大门被人敲响。
  云斯像幽灵一样走去开门。
  「噢!云斯哥哥……你的样子很恐怖啊。」出现的是一位可爱的女孩,年约
十三四岁,精灵的大眼骨碌碌地看着云斯,彷彿看见幽灵般,可爱的脸蛋上满是
惊奇。
  「贝莉,我父亲不见了……呜呜呜……」云斯扑进贝莉的怀中哭泣,犹如受
伤的野兔一样,心灵需要别人的安慰。
  贝莉是村中的美少女,一头乌黑的长发亮晶晶的,配上凸出的身材,在同龄
的女孩子中显得成熟。
  「乖,别伤心,可能你父亲有事出远门了,很快就会回来的。」贝莉一边抚
摸着云斯的头发,一边安慰他说。
  哭久了,云斯心情平静了许多,这时他才坚强起来,道:「我要去找父亲!」
  贝莉讶异地问:「你打算去哪里找?」
  「天涯海角。」
  贝莉是个充满幻想的女孩,生在简陋的迪克村已久,她早想出外探索一番,
如今听见云斯要离开村子,她也被挑动了冒险的心。
  「我也去。」
  云斯摇头道:「不,你还有父母,父母会担心你的安全,我父母都失踪了,
无牵无挂。」
  「不,我早想出村子外面的世界看看,如今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有你照顾
我,我父母不会担心的。」
  云斯拗不过她,於是便由得她去。贝莉立即兴奋地回家告诉父母,她的父母
听见她要离开自己到外面的世界,一方面很想为她的将来设想,一辈子屈在小小
的迪克村中的确难为了她。
  另一方面,她一个女孩子跟着云斯这男孩离开,云斯能不能保护好她也成个
问题,二人才不过十多岁,外面的世界凶险万分,人心诡诈,两位未出道的孩子
不知道会遇上甚么危险。
  贝莉恳求父母让她跟着云斯,父母担心云斯只是个小孩,遇到危难不知会不
会因自保而丢弃自己女儿,於是为女儿的生命着想提出一个建议。
  「甚么?母亲,你要我嫁给云斯?」贝莉大惊,男女之事她只是一知半解,
夫妻之间的关系如何密切她根本不知道,更不知道妻子的责任。
  「不是要她嫁给他,只是先订婚,你成为他的未婚妻,他才会好好照顾你,
我们这才放心。」
  「未婚妻……」
  「云斯这少年生得俊美又聪明,他的前途很是美好的,现今这个世代,靠近
神的人多有好处,神一定会眷顾他的,以云斯的才智,要成为一名牧师不难。」
  「可是当未婚妻有甚么责任啊?」
  「当未婚妻没有甚么责任,你还是你,他还是他,你们不可以乱来,只要他
将来名成利就,他对你是真心的话就会娶你。」
  贝莉一心只想能够出外探险,没理会甚么未婚妻的事,当下就答应下来。
  翌日,临离开迪克村前,云斯被贝莉带去见她父母,在她父母面前承诺照顾
好贝莉,还同意做她的未婚夫,二人还是小孩,不懂得当中的意义,很爽快就答
应下来了。
  二人背着行囊,小心翼翼地离开迪克村。
  他们身上带的钱不多,不足够长期花费,他们必须要找到赚钱养活自己的方
法。
  云斯对於如何寻找父亲也没有一个头绪,从前父亲很少提及自己的过去,但
他经常拿着一条银项炼看得出神,炼咀是一个不像宝石,也不像水晶的蓝色晶体,
看似不平凡,但也不名贵,这是他父亲留下来的唯一线索。
  云斯决定首先去找鑑定师鑑定这条项炼是甚么东西造的,只有大城才有珠宝
鑑定师,所以云斯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哈根达城。
  这是距离迪克村最近的大城,有时候村民也会到这城中购买一些日用品和农
产品,迪克村的税收也是缴纳给哈根达城的城主。
  贝莉骑着一匹由村民送的驴子,缓缓地前往哈根达城,路程约莫半天就到。
  云斯和贝莉二人由早晨出发,走在宽广而平坦的官道上,一路上遇到很多商
人的马车,贝莉的心情非常之好,她从没离开过村,看见如此大型的马车,她的
眼界大开。
  云斯则走在路上,他心中千头万绪,脑中尽是父亲过去的影子,一脸冷漠的
父亲,毫无感情的父亲,神秘的父亲,一个个幻影合而为一,构成一个完整的父
亲的记忆。
  父亲的离开不是一时之间作出的决定,云斯相信父亲已经计划了很久,他期
盼着云斯长大成人,能够照顾自己,到了现在才离开,究竟他去了哪?
  父亲有甚么祕密?
  正在思想之际,旁边传来陌生的男子的声音。
  「喂,骑在驴子上的美女,你叫甚么名?」一辆高贵的马车内,有一位青年
探出头来对贝莉说。
  贝莉听见别人讚赏自己,少女的心一时发作,她嫣然一笑,答道:「我叫贝
莉。卡力。」
  「噢,原来是贝莉小姐,不知你是否正去哈根达城呢?」
  「是啊,我和云斯哥哥正向哈根达城去。」
  「我也是去哈根达城,不如你上我的马车,我们一同前去,可好?」
  云斯觉得此人言语轻佻,不是老实人,而且他明年家中有财有势,不是大商
人的儿子,就是贵族公子,这样邀请一位陌生女子上车,很是居心叵测。
  「云斯哥哥,如何,要不要上他的马车?」
  「不要,我们自己走。」
  「噢。」贝莉转头望向那青年,失望地道:「我还是自己走好了。」
  青年见被拒绝,心就慽慽然,并用不友情的目光望向云斯。
  「你们去哈根达城做甚么?」青年并不放弃的说。
  「我……」贝莉还没说完,就被云斯打断,他道:「我们去做甚么与你何干?」
  「岂有此理,这么不给脸。」青年在心中暗道。
  相方关系顿时破裂,青年见讨不到好处,就再也没和云斯二人说甚么,并同
时命令车伕不用减慢速度行了。
  这是去哈根达城途中的小插曲。
  到了中午,二人终於到了目的地。
  哈根达城是一个很繁荣的城,城墙坚厚,宏伟非常,进城的人都要经过士兵
的检查才能通过。
  云斯二人通过了检查进入城,城内的大街小巷都堆满了人,不时有士兵巡逻,
治安似乎良好。
  云斯和贝莉先到一间餐厅吃东西,然后才查问人珠宝鑑定师在哪里,问了几
个人就查出位置。
  珠宝鑑定师就在珠宝店内,云斯和贝莉二人衣着朴素,与进出珠宝店的人大
为不同,少不了被人冷视。
  「两位小朋友,你们要找甚么?」服务生语气轻蔑地道。
  「我想找鑑定师看看这条炼。」
  云斯拿出那条银炼咀给服务生看,服务生也有点观物之术,一看竟也分不出
这炼咀的材质是甚么。
  「这边来。」
  服务生带了云斯二人去到一间小巧精美的房间,坐了一会,一位短发老者出
现眼前。
  「来,吧那东西给我看看。」
  那老者坐到云斯二人对面,从衣袋中拿出一块奇异的眼镜,细心地观察这炼
咀。
  过了一会儿,老者讚叹了一声,道:「真是稀罕啊,我从没见过这种材质的
宝石。」
  「它是宝石?」云斯好奇地问。
  「不,比宝石还珍贵,因为当中含有浓烈的星罗。」
  「星罗?」云斯第一次听见这名词,不知道是甚么东西。
  「星罗是一种存在於天地间的力量,一些人经过修练会能力获得星罗,这些
人被称为守星者。」
  云斯愈听愈糊涂,於是继续问:「甚么是守星者?」
  「守星者是一种职业吧,这种职业很是珍贵的,详细的资料我也所知不多,
你去本城的双子星公会问问会更清楚。」
  星罗,守星者,这两样东西和父亲有甚么关系呢?云斯想不出头绪来。
  那老者告诉云斯二人双子星公会的位置,二人就离开珠宝店。
  找了一会,双子星公会的所在地并不难找,这是一间偌大的会所,门面气派
不凡,进出的人都很高傲,云斯感觉到一种强大的气息自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
  彷彿每一个人就是一颗星。
  当云斯和贝莉要进入双子星公会时,被守门口的人阻挡。
  「你们是甚么人?凡人是不能够进入双子星公会的。」
  「喔,我是来查询关系守星者的事。」
  「守星者的事?你们是从乡下来的吧。」站在右边的高大男子一脸鄙夷之色
的说,他看见二人带着那只丑陋的驴子就知道二人的身份地位了。
  「是的,如果二位知道的话请告知我。」
  「你当我们是甚么?我们岂是负责回答问题的,走,别在这里碍事。」
  云斯想要怒气发作,可是二人的气力很大,推拉之间竟把云斯推倒在地。
  「云斯哥哥!你没事吧。」贝莉扶起云斯同时问。
  「没事,这二人怎么会如此不讲理呢?」
  「现在怎么办?」
  云斯沉默,他不想就此离开,这关乎父亲的下落。
  「咦?是你们?」云斯身后传出一把熟悉的声音。
  贝莉转头望去,立见那位在路上跟二人搭讪的青年。
  「是你。」贝莉认出此人来,她有点高兴地道。
  「哈哈哈,我们真有缘啊,我叫古瑟。巴戈尔,幸会幸会。」
  贝莉对此人甚有好感,但云斯则相反。
  「你们想进双子星公会?」
  「嗯。」
  「进去做甚么?」
  「云斯哥哥想问关於守星者的事,可是守门人不准许我们进去,也不告诉我
们关於守星者的事。」
  「哈哈哈,守星者的事我知道,问我就不是行了吗?我有朋友是守星者,双
子星公会的人我也认识。」
  「那你能告诉我们吗?」贝莉兴奋地问。
  「你们等等我,我去见一个人,之后就请你们到我家来作客,我慢慢告诉你
们。」
  古瑟昂首大步走向双子星公会,守门的二人一见他就向他行礼,并没有阻止
他进去,云斯见此不禁冷哼一声。
  等了许久,古瑟终於出来,贝莉立即迎上去了。
  「你终於出来了。」
  「哈哈,想我了吗?」
  贝莉含羞不答,云斯皱了皱眉,心想贝莉这小女孩也太易信人了。
  古瑟邀二人到他家里去,他家就在哈根达城的高级住宅区,那是一栋很大的
豪华大宅,门口有一道气派不凡的铁门,出入都有仆人开门。
  穿过大门会经过一个偌大的前庭,前庭有马车停泊的地方,中央有一个喷水
池,这里环境幽美,当去到大宅正门时,云斯和贝莉都被眼的的建筑物吓了一跳,
这是人住的地方吗?甚么人住得满这栋大宅呢?他家有多少人啊?
  富丽堂皇的客厅内,云斯二人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有女仆侍候,连云斯二人
也显得高贵几分了。
  古瑟换了衣服下来,从楼梯走到客厅。
  「久等了。」
  「你家是大商人吗?这里很有气派啊。」贝莉显得有点好奇的说。
  「对,我家是经营丝绸买卖的。」古瑟平淡的话中带点傲气的说。
  「哗,很厉害啊。」贝莉简直崇拜得如敬畏神一样,原本她对神是有一颗清
静的心,那种单纯的信仰孕育出她单纯的性格,加上生在农村,对於有钱人的奢
华生活就如神一样高不可攀。
  贝莉的反应令古瑟很是得意,他心想这女人很容易搞定了,唯一的问题是她
身边的少年是谁?和她是甚么关系?
  「这位是你的哥哥吗?」古瑟自然地问。
  「不是,他是我未婚夫。」贝莉没有芥蒂地回答。
  「甚么?未婚夫!」古瑟简直如遭雷击,他万料不到二人竟然有如此亲密的
关系,但细想贝莉的天真,加上她年纪幼小,一定不会知道未婚夫是代表甚么,
他们可能只是被大人哄骗订婚的。
  一想到此,古瑟的妒意减退了不少,不单如此,还更加想从云斯手中夺过贝
莉来,像这像土巴土气的女孩,要得到手还不容易么?
  古瑟笑了笑,转个话题道:「你们刚才是在想知道关系守星者的事吗?」
  「对啊,你可以告诉我们吗?」
  「嗯,守星者是一个特殊的职业,能够成为守星者的人万分之一也没有,守
星者也分两个派系,一个是战斗派,一个是辅助派……」
  古瑟娓娓道来,战斗派的守星者是专门作战的人,他们大多数拥有强大的攻
击能力,能力根据黄道十二宫的星宿为根基,各自有不同的能力,详细连古瑟也
不清楚。
  而辅肋派则擅长增强人的各方面能力,例如强化体质,使身体更加坚韧,生
命力更强,又例如增加速度,使动作更加灵敏迅捷,攻击和移动更加快等等,也
是根据不同的黄道十二宫各有不同的能力。
  「总括而然,守星者是一种拥有强大力量的人类,能够成为守星者的人都受
到国家的重视和培育,身份和地位超然,很多大势力都争夺的人才。」
  云斯觉得守星者和父亲有很大的关系,这是父亲留给他的唯一线索,想要查
出父亲的下落,就必须成为守星者!
  「那星罗是甚么?」贝莉好奇地问。
  「星罗是守星者的能量泉源,没有星罗力量的人绝不能成为守星者。」
  「怎样才能成为守星者?」
  「首先要唤醒星纹。」
  「怎样唤醒?」
  「一般的守星者到了十二岁星纹会自动苏醒,要用唤醒的方法是次一等的做
法,成就与自动苏醒的守星者可谓差天共地,我看你已经过了十二岁,不要唤醒
星纹较好,万一失败是很没面子的事啊,很多人会见证你失败的。」
  「不,我要试一试。」
  「那好吧,要唤醒星纹首先要有名望的人推荐,万一失败的话连推荐的人也
会蒙羞,你们有没有人推荐呢?」
  云斯沉默了,要有名望的人推荐?他认识这种人吗?
  贝莉心思活泼,马上想到了古瑟也是有名望的人,应该能推荐吧。
  「古瑟哥哥,你家族是大商人,应该有名望吧,不如你推荐云斯哥哥。」
  古瑟露出苦恼的表情,他不想为一个素不相熟的人出面,万一失败的话会成
为被耻笑的对像,对家族的名声不好,他父亲肯定不同意的。
  贝莉的表情显得满心期待,古瑟看见她美丽的容貌,加上姣好的身材,无不
令男人为之倾心,他心中筹算着如何得到她的人。
  古瑟故装为难地说:「我与他并不相熟,没有甚么关系啊,为何我要出面帮
他呢?」
  贝莉大为失望,接着古瑟得意地道:「不过,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因你
的原故,要我帮他也不难。」
  饵诱!
  云斯看清了眼前这个人,他绝对不安好心,他要贝莉做他的女人,这绝对不
是出於爱意。
  他明明知道她是云斯的未婚妻还敢说出这话,这分明是要令云斯蒙羞!
  耻辱!这绝对是耻辱。
  「贝莉,我们走!」
  「云斯哥哥……」贝莉极为失望,虽然她不明白甚么叫做我的女人,但她对
古瑟是有好感的,因为有钱,人又长得不错。
  是夜,云斯和贝莉二人同租了一间旅房,贝莉睡在床上,云斯则睡在地上。
  翌日,云斯一早起来,发现贝莉不见了,他大为紧张,然后马上想到贝莉好
可能去了找古瑟。
  云斯来到古瑟的家,他敲了敲铁门,一位中年男人来开门。
  「你找谁啊?」
  「请问昨天和我一起来的女孩有没有来过。」
  「哦,有啊,他今早很早就来了。」
  「我进去找他。」
  「喂,少爷并没有请你进去啊……喂,站着!」
  云斯没有理会那男人,直接走进大宅中。
  「古瑟!贝莉!」云斯大喊。
  「喂,我叫你没听见吗?你竟然擅闯私人地方?我可以叫士兵抓你啊。」
  「贝莉!古瑟!你给我出来!」
  良久,古瑟拉着贝莉的手一同下楼梯到客厅来。
  「哈哈哈,我们又见面了。」
  「贝莉!快跟我走吧。」
  「贝莉,告诉他你是我的。」
  贝莉羞涩地垂下头,弱弱地道:「云斯哥哥,我……我已经是他的女人了。」
  「甚么!你……你和他……」云斯脑中像是塞满绵絮,他思考不起来,她这
句话代表甚么?作为一个男人,云斯很自然想到贝莉已经和古瑟发生亲密关系了。
  他失去了她,究竟为甚么会这样呢?难道她就是如此天真?
  「古瑟哥哥,你答应了会推荐云斯哥哥的喔。」
  「放心吧,我会用自己的名义推荐他的。」
  「贝莉……你……」心痛,无比的心痛,即使二人没有肉体关系,但二人名
义上还是未婚夫妇,他一直把她当作好妹妹看待,从未想过会失去她,现在他有
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将会失去她!
  如果她选择的男人是一心一意对她的话他无话可说,但眼前这古瑟明显是不
安好心,甚么叫做他的女人?不应该叫他的妻子吗?
  他有想过娶她为妻吗?
  无奈,痛苦,失落。
  自己害了一个大好女孩的一生,他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