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f2.xyz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古典 > 【这样的异界一定哪里有问题】

【这样的异界一定哪里有问题】


  这是一片纯白的空间,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过去仿佛都看不到边际。
  「终于突破了!」随着一声清脆的女声,一位少女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看起
来二十多岁的样子,身材苗条,体态优美,容貌也可以说是极美,特别是那双乌
黑迷人的眼睛,给人一种极其自信的感觉。
  「已经三年了,是时候回去了…」她呢喃着,然后下一瞬间就从这个空间中
消失了。少女的身影出现在了一片寂静的森林中,附近不要说人,就连魔兽都没
有一只。这里是这个世界的生命禁区之一,传说从来没有人能从这里活着出去。
不过作为人类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天才,大陆的女武神,少女自然是能从这里出
去的。
  少女名叫卡萝·希尔,作为人类少有的圣阶之一,三年前率领军队统一了大
陆然后顺便击败了魔界的魔王以后,她就来这里闭关突破,只是没想到一下就花
了三年的时间,远远超出了卡萝的预料。不过她也并不是很着急,她相信自己的
妻子们肯定能很好地治理好国家,她只是想快点回去和妻子们团聚而已。
  突破了这个世界的上限圣阶达到了前无古人境界的少女只用了一瞬间就来到
了自己的王城所在的城市,她决定走回皇宫,在路上顺便考察一下在她的妻子们
的治理下三年间国家的发展,于是她用幻术改变了下自己的容貌然后朝着城池走
去。
  仅仅是走到了城门口,卡萝就发现了异样,或者说每一个正常的人都能一眼
就看出不对劲的地方。城门口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所有人都在有序地排队,排
队的人们有说有笑,士兵们一丝不苟地检查,看起来是一副欣欣向荣的繁华城市
的模样。但是……在城门的两侧都开了一些比较小的「城门」,说是「城门」其
实用狗洞来形容更合适,在这些小的「城门」前跪满了裸体的雄性生物,是的,
这些雄性生物来自不同种族,有的瘦弱、有的强壮、有的身体上布满了各种伤痕、
有的却非常白净,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脱光了衣物跪在地上等待着卫兵们的
检查。
  卫兵们随意地踩在他们的身上,扫视几眼或者用脚在他们的身上踢几下,像
是对待畜生一样随意,然后挥挥手示意检查通过,那些男性生物便低下头从「城
门」中爬进城里,整个过程非常有序。
  再仔细观察那些站在城门口排队等候检查的人们,可以看出她们和卫兵们都
是女性,她们对这些事好像习以为常,甚至绝大多数雄性生物都应该是她们带到
这里来接受检查的,其中一位穿着华丽的女性还正在招呼看起来像是她手下的其
她女性从几辆车上带下来各种雄性生物,并脱去他们的衣物让他们跪在地上爬过
去让卫兵们检查,这种情景不用想就知道是所谓的奴隶商人了,更令人惊讶的是,
她们拉车的生物竟然不是马,而是一群特别健壮的雄性半龙人,这些半龙人明显
比普通的半龙人更强壮,他们的身体可以说是畸形的,简直就像是特别为了拉车
所改造的一样,这些半龙人似乎有特权,他们直接拉着马车从大门进去了,从他
们暼向其他排队的雄性生物的眼神可以看出来他们似乎觉得自己非常光荣。
  卡萝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她感到非常生气,虽然从她自己的角度来说她一向
是看不起下贱的雄性生物的,因此她们百合帝国的官员也大多数是女性,但是她
绝对尊重所有种族生物的「人权」,她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喜恶去区别对待男性
和女性,更何况是奴役他们,所有种族生而平等和解放奴隶就是她当年率领百合
帝国征服世界的口号之一,而且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响应。从这些雄性生物的表
现来看这种现象应该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卡萝绝对不相信自己的妻
子们会这样治理国家,一定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她决定继续观察一
下这个城市。
  进了城以后,卡萝对现在雄性生物们的处境有了一个更直观的了解,街道上
到处都是爬行着的雄性生物们,他们有的被女性们牵着,有的独自爬行,就是没
有任何敢于直立行走的。街道右边有一座繁华的建筑,上面标着公共畜车四个字,
里面停满了马车,当然拉车的生物是来自各个种族的雄性生物们。只见这时正好
有一位秀丽的少女走到一辆单人马车前,她抬脚踩在那拉车的男性人类头上,然
后把他的头踩到了地上,并且还前后挪动着秀足滚动着脚下的男性的头,仿佛脚
下踩着的是一个皮球。
  「哟,这不是亚当斯少爷嘛?当初上了我以后不是说我这种穷鬼想进你家的
门简直是痴心妄想吗?」说着,少女脚下又加了几分力道,亚当斯身体明显害怕
地发抖,但是一句话也不敢回。少女踩着他的头和背部上了马车,然后踹了一脚
他的屁股开口说道「正好,亚当斯少爷努力这么久当上了公共车畜奴,就载我去
奴隶管理所吧,让我这个穷鬼从政府手里把你买回家。」亚当斯明显非常害怕,
但还是一言不发的拉着马车出发了,等待他的不知道是怎么样的生活。
  在街道另一边有一家豪华的酒馆,酒馆的每一扇门口都跪着两个长相可爱的
人类少年,他们穿着带有挑逗色彩的内衣,每当有女性客人进出门口时,他们都
会以极其娴熟的动作帮助女性客人们将鞋子舔干净并用边上的奇怪装置漱口。
  挨着酒馆的是一家挂着奴隶饲料的牌子的店,卡萝走进店中,老板娘是一个
身材火爆的女性猫人,她热情地上来向卡萝介绍她的商品「欢迎光临这位美丽的
小姐,请问您是要买什么种类的饲料呢,我这里可是应有尽有哦,是要能强化四
肢的马奴类型饲料、还是要能改造舌头和强化抗病菌能力的清洁型奴隶饲料、或
者是这种改变奴隶消化系统的厕奴型奴隶饲料让他以后都离不开你的排泄物…」
  猫耳少女边说边观察着卡萝,看她好像有些不知所措就停下了介绍她的特种
饲料「当然官方发行的这种最正统的奴隶饲料我们这里也有卖啦,而且我们卖的
饲料都是优质品种哦,能很好地和你身上各种体液的味道结合,让奴隶牢牢记住
你的味道…」就在猫娘介绍她的商品的时候,城边似乎发生了一些骚动。
  只见一个人类少年从对面一家店铺中飞了出来摔到了地上,然后一位有着红
色秀发、饱满的胸部的美丽成熟女性从那家店铺中走了出来。少年跪爬起来朝着
那女性喊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又不是你的奴隶,我只是在你这打工而已…」
  美丽的女性上前几步,用力地踩住少年的手碾了碾,少年露出痛苦的表情,
不过身为四级战士的他并没有反抗这毫无力量的女性。女性不屑的开口说道「是
的,你不是我的奴隶,按照帝国律法你不用服从我的命令,但是帝国律法也明确
规定你们雄性生物不享有一切律法赋予的权利,给你那些饲料只是我可怜你罢了,
我想不给就不给。
  现在你只有两条选择一、从我胯下爬过去,然后清理完我留给你的黄金,再
认我为主人。二、那就滚吧,呵呵,你是当年的天才战士是撑得住,不知道你那
病恹恹的弟弟能不能撑得过没食物的一天。你觉得不找一个主人你就不是狗了吗?
不过就是家养的狗和野狗的区别而已。「女性边说着边在少年面前稍微岔开双腿,
等待着少年从她胯下爬过去。就在少年撑起身体打算认命的时候,从边上又爬出
来几个男性,他们拉住少年对他说」走吧,我们还有一些食物,到时候你跟着我
们一起生活,到一些善良的女性那打工就好了。「
  少年点点头,感激地看了拉住他的男性一眼,调转方向准备和他们离开。那
刚才教训少年的美丽女性眼看这他们要走,上前几步踩住少年的身体说道「等等,
我改主意了,今天如果他不按我说的做我一定要弄死他!」
  「你!」几个出来帮助少年的雄性生物都怒视着她,他们普遍都有着不错的
修为,一旦释放出气息就压制得边上围观的女性们不能动弹。就在这时边上传来
一阵不屑的女声「不过就是一些修炼过一阵子的雄性废物,不能认清现实的蠢货,
相信着所谓的什么只要心灵不臣服于我们女性就是自由的?别自欺欺人了,你们
还不是只敢跪在地上爬行!」
  只见一位穿着华贵,明显是贵族的少女从前面走过来,她五官精致而端正,
耳后批下金黄色的长发,眼睛的颜色比头发更深一些,传神而灵活,鼻子的线条
又直又清晰,鼻头红润可爱。她身后跟着两个可爱的穿着女仆装的少女,两位女
仆又各自牵着五条链子,链子连接在十只在地上爬行的男性脖子上的项圈上,这
十个男性边爬行边沿着少女与女仆走过的路线舔舐,仿佛要把她们的脚印舔干净
一般。少女的美丽与她侮辱性的话语让前方那些无主的男子有些动摇,少女挥挥
手说道「上吧,他们敢用气势压迫女性,已经犯了死罪,让那些卑贱的雄性生物
们告诉他们的同伴该如何服从我们。」
  两个女仆闻言松开了手里的链子,十个被牵着的男性争先恐后地朝前方的男
性们冲去。虽然他们都有着不错的修为,但明显被牵过来的十个男性更强,没花
多少时间就制服了那些无主的雄性生物,然后一齐地跑向少女,伸着舌头向少女
示好。
  少女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到地上,那十个男性争相往少女脚下凑去想舔舐这
口唾沫,少女高傲地说道「这才是你们男性该有的生活方式,把他们压倒奴隶管
理所去吧。」一听到奴隶管理所,那些被打到的雄性生物们纷纷露出极度害怕的
神色,疯狂地向周围的女性们磕头求饶。
  就在这时,城门那传来一声巨响,只见一队装备精良的雄性生物从城门口冲
杀进来,他们高喊着「所有还拥有着灵魂的同胞们,请跟随我们,我们将带领你
们前往自由的家园!」
  「是反抗军!」「快跑!去呼叫警卫队!」「那些疯子又冲进来了!」边上
的人们纷纷开始逃窜,那些雄性生物一边对抗着警卫,一边解救着其他愿意和他
们一起走的雄性生物。
  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队长的家伙向着贵族少女冲过来,少女的十个男性奴隶
挡在她的面前,反抗军的队长不屑的看着他们「一群男性同胞中的败类!」边说
着边冲向他们,几下就将他们全部砍死。
  卡萝在边上看着点了点头,这反抗军的队长是一个八级的魔剑士,在整个大
陆上都算得上是了不起的人物,看来这次他能带着他的同胞们冲出去,卡萝这样
想到。就在那队长将要用他闪烁着魔法光芒的长剑砍下贵族少女的头颅的时候,
一股极其强大的压力降临在所有人的身上。
  一位少女从街道尽头缓步走来,她就像一块刮垢磨光、精心雕琢的红宝石一
般美丽,她的皮肤光可鉴人,体态圆润而优美,白皙的双足踩在地上让人心疼地
恨不得拿脸去垫在她的脚下,五官精致可爱像是这世界上最精致的宝物一般,美
丽地不像人类,而她头上的犄角、背后的尾巴和背上的翅膀也说明了她不是人类
的身份。
  「是魅魔!」随着一声惊呼,所有的人们都跪伏在地上,无论男女,虔诚地
向魅魔少女表示臣服。卡萝赶紧用幻术系魔法隐去身形,同时她心里极度震撼,
怎么可能!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向一只魅魔下跪!而且魅魔早就该随着他三年前击
败魔王的时候一起滚回魔界了啊。
  而且这魅魔的气息完全不像是一只魅魔,魅魔在卡萝映像中应该是妖艳、下
贱的生物,她们全族都只能依靠着雄性生物生活,卡萝当初极度看不起这个依靠
在她看来下贱的雄性生物而生活的种族,所以她在当初击退魔界大军的时候也一
起废除了所有魅魔魅惑男性的能力,她们应该已经毫无战斗力了才对。
  但是这只魅魔不仅看起来高贵而圣洁,而且气息也到了圣阶的程度,虽然圣
阶不被卡萝放在眼里,但当初整个魔界都只有少数人达到的圣阶蛐蛐一只魅魔怎
么可能达到,卡萝觉得这三年一定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随着魅魔少女的到来,那些反抗军们也纷纷失去了战意,有的甚至武器掉到
了地上,队长转身看了一眼队员们的表现,拿剑指着魅魔少女大喊到「你们忘记
了当初你们加入组织的誓言吗!我们宁可站着死亡,也绝对不跪着向她们乞求生
存的权利!」说道他鼓动起体内的能量冲向魅魔少女,队员们听着队长的话语,
仿佛找回了自己的意志,纷纷握紧武器跟着队长冲锋。
  只见队长大喊一声「无极斩」同时给自己上了数个辅助魔法,带着无匹的气
势向魅魔少女斩去。「哼」魅魔少女发出一声鼻音,轻轻跺了跺脚,所有反抗军
都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压迫着跪倒地上,队长更是被他自己前冲的力量带着跪倒了
魅魔少女的脚下。「刚刚说完那样的话怎么就跪在我脚下了?」
  魅魔少女故意调笑着跪在脚下的队长。队长被压迫在地上无法动弹,感受到
少女那无可匹敌的力量,又看着眼前那仿佛夺走世间所有光彩的玉足,心里想的
是能被这样的玉足踩死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荣耀了。是的,人们的内心在直面
绝对的力量压迫时远没有想象的强大,队长的内心也没有他自己所想的那么强大,
也许在这样一个世界他早早就屈服了,只是等待着这么一个契机让他醒悟而已。
魅魔少女仿佛看穿了队长的内心开口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跪着生,那我就成全你
让你去死吧,不过卑贱的雄性生物是不可能有资格接触我的玉足的。」
  魅魔少女示意跪在边上的那个贵族少女上前,贵族少女爬到了魅魔少女的脚
前,亲吻了魅魔少女脚前的地面以示尊敬。魅魔少女点点头开口到「你踩死他吧。」
贵族少女听了起身走到队长前面,狠狠一脚踩向队长的头颅,在魅魔少女的力量
加持下轻松地像是踩西瓜一样踩爆了队长的头,队长死前所想的就是自己就算用
自己所有的一切也无法换取到高贵的魅魔少女的玉足的触碰啊。
  魅魔少女点点头,然后吩咐道「也不用拉去奴隶管理所了,就全部直接拉到
公测里面去替换那些厕所吧,正好换一批新的,就让他们怀着他们高贵的灵魂替
我们女性处理排泄物好了。」说完魅魔少女就消失了。随着魅魔少女的消失,街
上跪伏的人们才纷纷起身,卫兵去处理这些反抗军和其他雄性生物,人们纷纷在
谈论着魅魔少女的高贵与美丽。
  等魅魔少女离去以后,卡萝再也无心慢慢探查,她直接对着眼前的猫娘用了
心灵系魔法,去读取了她的记忆。从猫娘的记忆中卡萝获悉了事情的发展,在她
刚离去突破的几个月时间内,百合帝国在她妻子们的治理下发展地很好,所有种
族的生物和平共处,直到有一天突然帝国颁布了几条奇怪的律法:1、帝国恢复
奴隶制,并且奴隶将是完全属于主人的物品,她被剥夺一切权利,在律法上仅被
视为主人的物品,奴隶应当以自己能戴上主人赐予的项圈为荣,以自己能跪伏在
主人脚边而安心。所有生物成为主人的奴隶需以其自愿为前提,但一旦成为奴隶
以后无论转卖还是出租将以主人的意愿为准。
  2、剥夺所有雄性生物享有的一切帝国律法规定的权利。
  3、对无主雄性生物,女性们可随意对待但不能直接伤害,否则视严重程度
赔偿帝国0~ 100铜币(杀死赔偿100铜币)。
  4、对有主雄性生物,女性们使用前应征得其主人同意,否则视其主人意愿
与严重程度进行一定赔偿。
  5、所有雄性生物在其视野范围内有女性时只允许跪伏行走,违者死刑,并
且所有生物都有执行该刑罚的权利。
  6、雄性生物可以不遵循非其主人的女性命令,但是不得已任何实质形式对
抗女性,违者死刑,并且所有生物都有执行该刑罚的权利。
  7、所有生物都视为魅魔的奴隶(包括帝国女皇),但是任然适用帝国律法
不被视为物品。在魅魔族脚下他们是平等的。
  在这些律法颁布的当天当然是引起轩然大波,各地都引发极大的暴乱,但是
在仅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就被全数镇压,所有领地都表示服从帝国新律法。并
且帝国的政府迅速推出各种雄性奴隶使用的方式,如公共畜车、公共厕所、公共
清理装置等等,并且推出了奴隶饲料,开设了各种特色奴隶饲料研制的课程,并
且有无数贵族带头用各种方法使用雄性奴隶(帝国原贵族就绝大多数是女性),
甚至引起了一股攀比的浪潮。在读取完猫女记忆的当时,卡萝就迅速朝着皇宫冲
去,珍妮、赛拉、艾琳娜、黛娜、蜜妮安你们一定不要有事啊!卡萝默默在心中
念叨着妻子们的名字。
  一瞬间卡萝就来到了皇宫,对于她这种已经超出了大陆有史以来最高境界的
高手来说潜入皇宫当然是轻而易举。一路潜行到了女皇居住的后宫大殿,卡萝路
上也见到了数只魅魔,她们无一例外都达到了圣阶,而且在皇宫内除了魅魔甚至
所有女性的贵族大臣们都是爬行前进的。
  当然一些圣阶魅魔完全不被卡萝放在心上,就算是当年她还没有突破的时候
她也不认为这些魅魔能对她造成任何威胁,毕竟她可是大陆的女武神。到达女皇
的居所以后,卡萝正好看到一只魅魔走入殿中,那魅魔卡萝还正好认识,她就是
当年的魅魔女王凛,曾经还试图诱惑过卡萝想成为她的妻子。虽然凛美丽到卡萝
生平仅见,但是那种依靠男人的下贱种族卡萝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的。
  只见凛推开了大殿的门,两位论美丽也只稍逊凛一点的美丽女性穿着薄到一
眼就可以看穿全部的轻纱,脖子上套着象征臣服的项圈,爬行到凛的面前,低头
去亲吻凛那鞋子上露出来的美丽足趾。卡萝差点忍不住拔刀就冲下去,因为那两
位美丽的女性都是卡萝的妻子之一,分别是帝国的军师,军神蜜妮安和帝国的法
师军团军团长,圣阶法师艾琳娜。不过卡萝还是忍住了,因为她发现她无法看穿
凛的深浅,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虽然不认为自己会输,但她还是决定
等待一个最佳的时机再出手。
  就在这时,屋子里又爬出了一个同样装扮的少女,她爬行到凛的面前亲吻了
她的玉足后,劲直穿过了凛的胯下然后侧过身体,凛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头部,并
换换的挪动香臀坐到了少女身上。那个少女自然也是卡萝的妻子之一,当年和她
齐名的女剑神黛娜,一直和卡萝争斗到圣阶,然后输给了卡萝一招之后成为了卡
萝的妻子。
  卡萝完全无法想象那么高傲的黛娜如此卑贱地臣服于一个女人的样子。凛轻
轻抬起双足,蜜妮安和艾琳娜立马朝着面前那无比美丽的玉足伸长脖子,用她们
那无数人想要一亲芳泽的嘴去为凛脱鞋,看着她们无比迅捷的动作,仿佛是在比
赛一般,同时又无比轻柔,仿佛根本不敢惊扰这嘴下的圣物分毫。最后蜜妮安以
微弱的优势率先脱下了凛的鞋子,凛稍稍扬起她那美丽地夺取了天地色彩的玉足
轻轻拍了拍蜜妮安那同样美丽的脸蛋,蜜妮安就像是受到了无上的嘉奖一般脸色
潮红,身体不断抖动,反观另一边的艾琳娜则一直瞪着蜜妮安,恨不得吃了她一
样。卡萝简直不能想象她的妻子是遭到了怎样的对待才被调教成了这幅样子。
  然后凛拍了拍身下的黛娜,示意她进房,黛娜托着身上的凛稳稳地爬进房间,
蜜妮安和艾琳娜低头叼起凛的鞋子同样跟着黛娜往房间里爬去。在她们进去以后,
卡萝轻身跳下,给自己加持了禁咒级别的幻术系魔法以后也跟随着她们进入房间,
一进房间就看到凛已经躺在了那豪华的大床上,大床下连着六根链子。蜜妮安和
艾琳娜分别在深情地舔着刚才她们叼进来的鞋子,仿佛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一般。黛娜跪在床前拿着她那当初看的比生命还重要的神器银月剑在为凛的一只
玉足修理指甲。
  卡萝眼里盈满了泪水,只有常年和黛娜争斗的她才能理解黛娜到底多看重她
的武器,现在的她却要拿着武器替一个女人修理脚趾甲,简直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当然凛的另一只玉足也被人伺候着,卡萝的妻子之一的赛拉,那个仿佛就是艺术
的化身的女子,跪在黛娜的身边用她那画出无数世界名画,弹出无数世界名曲的
双手在轻轻按摩着凛的另一只玉足。卡萝的最后一名妻子珍妮,也是卡萝的青梅
竹马,感情最深厚的妻子,帝国的女皇,此时正垫在凛的身下充当着人肉垫子的
职责,她一动也不敢动,仿佛身上躺着的就是世界上最高贵的人一般。
  享受了一会卡萝妻子们的侍奉,凛直起身来,床下的四位女子自觉地分两边
跪好,并且将头深深地伏在地上。凛轻拍了下香臀下的珍妮,玉口轻开说道「我
要如厕了。」
  并且稍稍抬起了香臀,珍妮利索地从凛的臀下爬出,跪倒床下仰视着凛并张
开了嘴巴,等待着主人的临幸。只见理应无比高贵的帝国女皇珍妮,身上刻满了
便器、母狗等的字样,并且脸上刻有数个指着她嘴巴的箭头,箭头边上写着凛专
用便器入口等字样。
  看到这里卡萝再也无法忍耐下去,她用超越十倍音速的速度冲刺到了凛的身
前,拔刀向凛身上砍去,这一刀在卡萝无比愤怒的情绪加持下甚至砍出了远远超
过她极限的速度,卡萝自信这一刀将会让面前这个她无比痛恨的女人分成两段。
只见凛轻轻扬起嘴角笑道「我还以为你要忍到什么时候呢,还是说看着姐姐调教
你的妻子们自己也入迷了,那为什么不跪下爬过来呢?」
  并轻轻挥动了下手指弹开了卡萝的这一刀。卡萝抽刀后退了一段距离,谨慎
地看着凛,这个她已经完全不认识了的魅魔女王。凛抬腿跨过了跪着的珍妮的头
顶,走到房间中央,身后的五位少女朝着她跪伏在地上。凛开口说道「美丽的女
武神啊,当初你废除了我们所有魅魔的能力的时候你可想到今天?当初你拒绝我
的求爱并鄙夷地看着我的时候你可想到今天?」卡萝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我只
是讨厌男性,看不惯魅魔对男性摇尾乞怜的作…」
  卡萝话还没说完就被魅魔女王打断,凛大声喊道「是的,你是高贵的女武神,
出生高贵并且天赋异禀,你当然是看不起要向男人们献媚才能活下来的我们。你
仁慈无比,既是对着魔界的生物也能网开一面放过他们,让他们退回魔界。你是
不是想着魔界的生物都和你一样愚蠢呢我的女武神大人?你觉得魔界的生存法则
是怎么样的?完全没有了利用价值还都各个无比漂亮的魅魔在魔界会有怎么样的
下场?」卡萝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法反驳什么,只能无力地说道「我当初没想那
么多,只是…」
  「是的,你当然不会想那么多,对你来说魅魔不过就是一些下贱的生物而已,
那你又怎么会知道全是女性的魅魔我们天生又有多讨厌下贱的雄性生物然而为了
生存不得不去和他们虚与委蛇呢?你又知道我们族群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能守护
着我们自己的贞洁,把自己的初夜留给自己的姐妹们呢?你又怎么知道在魔界生
物看来那群既没了魅惑能力,又已经不能帮助他们增长实力,然后各个漂亮平时
又都上不到的魅魔们最后有怎么样的下场?你一路潜入进来是否看到了一些我的
姐妹?我告诉你那些就已经是我全部剩下的姐妹了,如果要被雄性侮辱我们宁愿
用死来守护自己的贞洁,完全没有了任何力量的我们是怎么在魔界生存下来的你
又知道吗?」
  凛说着就冲向了卡萝,卡萝听着凛刚才说的话心头大震,如果是她的话要被
讨厌的男性给上了她肯定是宁死也不愿意的,她却将自己最讨厌的事情推到了另
一个族群的身上。
  卡萝勉强提起剑和凛战斗,她告诉自己先结束了这场战斗再说其他的事情。
说是战斗其实只是凛对卡萝的单方面凌辱,卡萝一剑斩向凛,凛轻轻一闪身就躲
开了攻击并抬起玉足将卡萝的剑踩在脚下,并开口嘲讽道「你们的女剑神的剑已
经用来帮我修理指甲了,你这女武神理应帮我修理另一只脚的指甲才对。」
  卡萝加大了魔力用力抽回自己的剑,凛却仿佛能预知卡萝的魔力流动一般提
前抬起了玉足,卡萝一下被自己的力道带的后退了几步,等她回过神来凛的玉足
已经踩到卡萝的脸上并朝她笑道「如果是你的妻子们能被我高贵的玉足踩在脸上
一定会兴奋地高潮吧。」
  卡萝羞愤地挥剑上斩,凛踩着她的脸蛋的玉足移动到她肩膀上稍稍用力,整
个人腾空而起,在上升的途中另一只玉足轻松地踢掉了卡萝手中的剑,然后踩上
了卡萝的头顶。卡萝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映,就感觉到一股无可抵挡的魔力从头顶
冲进身体,控制着她的身体缓缓跪倒,并且驮着踩在她肩膀和头上的凛往前爬去。
在卡萝爬到床下以后,凛用魔力封住了她的行动能力并自己坐回到床上。
  用玉足抚摸着卡萝的脸说道,「你一定奇怪为什么只有五只母狗却要有六条
锁链吧,剩下的那条…当然是你这只小母狗的咯。」
  边说着边给卡萝套上了象征着征服的项圈,然后把项圈链到了第六条锁链上。
然后凛走下床来,整个人站到了跪着的卡萝面前,抬起卡萝的下把,卡萝面前就
是凛那完美的小穴,卡萝仿佛已经知道了接下来要面对什么,面如死灰地看着面
前的小穴。凛轻轻开口说道「既然你刚才不愿意你的妻子来做我的便器,那便让
你来代替如何。」
  说着魅魔女王呵呵呵地大笑起来,并且一股金黄色的温热液体从小穴中喷洒
下来,卡萝紧紧地闭着嘴巴,凛仿佛也没有要她张开的意思,魅魔女王的圣水就
这样浇在了女武神的脸上,然后沿着她的脸、她的身体留到了地面上,周围跪伏
着的卡萝的五位妻子,爬行到卡萝周围纷纷开始舔舐着地上的圣水。卡萝只听到
凛说「没关系,以后我们的时间还很长很长…」然后便意识中断昏死了过去……